当前位置: 新豪天地登录网址 > 产品评测 > 正文

文论经纬,构筑时代艺术高峰必须注重的三个价

时间:2019-12-26 07:55来源:产品评测
人工智能时代使艺术家获得异常丰富多样、宏阔深刻的思维质料、人生实践和生命体验,为筑就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艺术高峰酝酿崭新土壤 恩格斯说过:一个民族要想站在科学的最高峰,

人工智能时代使艺术家获得异常丰富多样、宏阔深刻的思维质料、人生实践和生命体验,为筑就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艺术高峰酝酿崭新土壤

恩格斯说过:一个民族要想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构筑时代文艺高峰,同样离不开对文艺发展具有根本意义问题的理论思考和把握。只有从哲学的高度、历史的深度、时代的广度,以前瞻的眼光和理论的思维把握当代中国文艺发展的趋向,才能真正理解我国文艺的未来前景,尤应注重三个价值向度。

“挥纤毫之笔,则万类由心”,深入开掘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内核,大力发挥审美艺术的力量,必将有利于推动人类精神结构的平衡和谐与健康发育,有利于人类价值体系的重新建构,有利于引导一个更加美好社会的到来。审美艺术活动是一种特殊的精神活动,与人类其他社会活动、精神活动和实践活动相比,审美艺术活动本质上还具有超日常生活性、超实用功利性、超物质现实性、超技术操作性、超逻辑概念性等审美特性。现代科技日益瓦解了传统的审美艺术体系,新出现的审美艺术形态尽管层出不穷、花样翻新,也难以满足人们对世界本体、人类本性和源初存在的心灵渴望和感受需要。

面向未来,我们要筑牢人类精神根基,坚守艺术的本体价值向度;积极利用现代科技文明成果,充分融入科学认知向度;蓄积深远目光,自觉引入未来向度;开掘中华美学丰厚资源,秉持本土文化价值向度

一是人类文明的向度。在全球化日趋深入的今天,人类文明越来越呈现出互渗性和整体性。构筑当今时代的艺术高峰这一重大课题,必须在人类文明的坐标系中求解。汤因比、彼得罗素、德日进、休斯顿史密斯等都对人类文明的类型和结构做出过精辟论述。人类精神结构又可分为科学认知体系、宗教信仰体系、审美艺术体系三大板块,三者相互独立,各司其职,此消彼长,共同建构了人类精神价值体系。比较而言,源于古希腊的欧美文明以科学认知体系见长,印度文明以精神信仰体系见长,中华文明则以审美艺术体系见长。而不同文明最终都将导向以每个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为标志的人类解放。实现这一目标,要在承认科学认知价值的同时,防范科技肆意泛滥和野蛮生长,以信仰和审美的力量对科学认知体系做出价值规训和导引,使人类精神体系更加完善、更加和谐。中国是诗的国度、文学的国度、艺术的国度。与世界其他文明形态相比,中国的审美文化艺术具有独特的优势,将对人类文明做出新的贡献。作为当代文艺发展的现实担当者的作家、艺术家,要像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那样,面对生活之树,我们既要像小鸟一样在每个枝丫上跳跃鸣叫,也要像雄鹰一样从高空翱翔俯视。面对全球化的世界图景,不能孤芳自赏、故步自封,而要在人类文明的坐标中,从全人类、生命发展的历史甚至宇宙演化的广博视野下来审视未来艺术的发展,在坚持文化自信的基础上,让目光再广大一些、再深远一些,向着人类最先进的方面注目,向着人类精神世界最深处探寻,使当代中国文艺发展既体现出中华文化独特的审美旨趣,又符合人类共同的审美经验,以艺术的方式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贡献力量、智慧和选择方案。

审美艺术;文化;人类精神;认知体系;力量;人工智能;文明;境界;生活;中国

我们正处在一个由高科技、互联网、全球化、社会转型等历史潮流交融激荡带来的前所未有的大变革之中,人工智能是这场变革中最不容忽视的趋势之一。

二是时代精神的向度。文艺总是与时代的变迁息息相关,说到底是时代精神的产物。当今时代正处于一个千百年未遇的世界结构、人类命运、社会历史形态大变局之中。转型可谓这个时代最重要的特征,也孕育着这个时代最深邃的精神。当代中国的转型至少包括互相重叠的三个层面,即传统向现代的转型,从以计划经济为基础的社会结构形态向以市场经济为基础的社会结构形态的转型,现代性社会向后现代性社会的转型。从历史长时段来看,人类文化发展经由非语言时代、听说时代、阅读时代再到电子视听时代,也发生着从文字到图像的时代转型。进入新世纪后,随着网络技术、信息技术、计算机技术的迅猛发展,特别是宽带传输、移动传输、大数据计算技术普及,大规模、广泛性的视听符号制作、传输、存贮、接受和消费成为文化活动的常态,文化视听时代已经到来了。由于多重的转型在同一社会历史时空中展开,我们时代的精神便呈现出如万花筒般的绚烂多姿,不同的价值尺度、发展方向、社会矛盾、思想观念、利益诉求等迭出纠缠,都在民族情感结构和审美心理中得到表现,又推动其发生着深刻转型。这既提供了文艺发展的无尽矿藏,也提出了严峻的挑战。当代中国文艺要更好地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适应人民群众多样化、多方面、多层次的精神文化需求,创作出有生命力、有创造性的艺术形态和艺术作品,必须注重把握时代精神的向度,积极与世界进行构建性、交流式而非比较性的对话,推动民族情感结构和审美心理的转型,以精品力作揭示人们内心深处如大海波涛般的脉动,激发人们内心深处如沉默大山般的巨大能量,滋润人们内心深处如荒漠之于泉水般的心灵渴望,点燃人们内心深处暗夜迷雾中希冀的火光。

“挥纤毫之笔,则万类由心”,深入开掘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内核,大力发挥审美艺术的力量,必将有利于推动人类精神结构的平衡和谐与健康发育,有利于人类价值体系的重新建构,有利于引导一个更加美好社会的到来。

近10年来,随着大数据、云计算、互联网、物联网等技术发展,人工智能跨越科学与应用之间的技术鸿沟,进入爆发式增长期,“智能 ”成为一种创新范式,渗透到各行各业之中。目前人工智能在视觉图像识别、语音识别、文本处理等多个领域达到或超过人类水平,在视觉艺术、程序设计领域崭露头角,在图像分类、自动驾驶、机器翻译、步态运动和问答系统等方面已经取得显著成功。无论是欣喜、期待,还是恐慌、疑虑,整个人类社会将快速迈入人工智能时代。

三是未来价值的向度。文艺是面向未来的事业,是以艺术语言在精神层面对未来的构建。在过去的几百年间,科学技术的一系列进步为人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今日人类所享有的生活便捷和物质丰裕在过去只可能出现在童话里。特别是随着生物工程、脑科学、神经科学、信息技术、网络技术和纳米技术等前沿技术的迅猛发展,人类的存在形态发生了革命性的变革。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新一代人工智能正在全球范围内蓬勃兴起,为经济社会发展注入了新动能,正在深刻改变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美国国防情报局委托美国科学院开展的《新兴认知神经科学及相关技术》报告认为,未来20年,与脑科学有关的科技进步很可能对人类认知等多个领域产生深远影响。彼得罗素在《地球脑的觉醒》一书中预言了地球脑的诞生。这一系列创新所带来的物理空间、网络空间和生物空间相互融合,将重新改变和塑造我们的日常生活。在这个人类精神文化大变革的前夜,互联网、电子视听艺术、数字艺术、虚拟艺术、融合艺术等向我们展示了另一种诱人的前景。未来人类发展不是在科技牵引下的一意孤行,而是人类依靠美的力量,按照美的法则建设出来的理想田园。在传统视域下,审美艺术体系具有科学、宗教无法替代的精神价值。但人工智能的发展昭示着一种新的未来视域,人类精神结构中宗教信仰、科学认知、审美艺术三大板块的关系可能会被打破,因为作为这一理论前提的主体已经发生了根本性转变。人类的精神价值体系将出现新的结构、秩序和形态,人类的艺术形态也将发生全新的转变。著名哲学家张世英说:人工智能若能超过审美意识,科学认知若能超过生命,奇迹真会出现了。我也在考虑后生命的问题,能否超越我的想象,还不得而知。过去,可记忆而不可逆转;未来,可改变而不可预知。未来和远方虽然充满了许多不确定性和可能性,但我们要去的地方一定在未来、在远方,而不是在脚下、在过去。

在全球化、高科技、互联网、市场经济和社会转型等时代浪潮交融激荡的当下,如何从社会价值论的高度重新认识和把握审美艺术的本质,有效发掘其内在的精神力量,是当前需要深入讨论的重要文化命题。在中国文化语境和大众日常生活中,人们习惯在好看不好看、好听不好听的意义上谈论美的问题,这不能不说是遮蔽我们对审美本质和价值进行深刻认识的一个重要原因。

2018年9月17日,习近平同志致信祝贺2018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开幕时指出,新一代人工智能正在全球范围内蓬勃兴起,为社会经济发展注入了新动能,正在深刻改变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这场变革同时也推动着艺术格局的嬗变,催生出更有生命力的新型艺术形态。面对人工智能蓬勃兴起的人类文化图景,我们需要以更加长远深邃的历史眼光、更加宽广博大的胸怀、更加宏阔开放的参照系,审视艺术发展,注目世界最先进、最前沿领域,向人类精神最深处探寻,筑就新时代文艺高峰。

我们需要构筑新的时代文艺高峰。而随着人类主体的自我进化,传统文化时代的艺术形态和艺术生产方式必然改变,艺术的主体也将重新生成。构筑时代文艺高峰应注重择取传统文化的优质部分进行现代性转化,使之与现代社会相适应,与新型文化形态对接融合,焕发新的生机活力,从而真正创造出无愧于我们这个伟大时代、无愧于我们这个伟大国家、无愧于我们这个伟大民族的优秀作品。

科技对审美艺术体系的冲击

模仿人类,人工智能文艺滥觞

人类精神结构由科学认知体系、精神信仰体系和审美艺术体系三个板块构成。从审美艺术角度看,人类依靠感受、感悟、体验和直觉去理解和把握事物本质与世界本体,追寻人性本源,从而获得了生命的伟大感、美妙感、永恒感、力量感、价值感、神秘感和幸福感。感受是审美的本质,艺术是感受的创作。审美艺术活动是一种特殊的精神活动,与人类其他社会活动、精神活动和实践活动相比,审美艺术活动本质上还具有超日常生活性、超实用功利性、超物质现实性、超技术操作性、超逻辑概念性等审美特性。审美艺术以其特有的方式、机制和路径,构造、推动并引导着人类精神价值体系的生成、变迁和发展。

人工智能是指用机器代替人类实现认知、识别、分析等功能的科技,其本质是对人的意识与思维过程的模拟,是一门综合计算机科学、生理学、哲学等的交叉学科。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在《未来简史》中说,基于大数据和复杂算法的人工智能使当今世界正经历从智人到“神人”的巨大飞跃,其革命性比从猿到人的转变还要深刻彻底。这样的时代状况使艺术家获得异常丰富多样、宏阔深刻的思维质料、人生实践和生命体验,为筑就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艺术高峰酝酿崭新土壤。充分发挥人工智能带来的审美和艺术的感悟力、想象力、塑造力及穿透力,是当代艺术家必须面对和承担的重要课题。

近代以来,科学认知体系突飞猛进,由此衍生和物化的技术系统、工具系统、管理系统、生产系统、生活系统、交往系统日益主导了整个社会格局和历史走向。审美艺术体系渐渐被边缘化。科学理性认知体系的充分发育和野蛮生长在给人类带来巨大福祉的同时,对人类精神结构所造成的变形、扭曲、破残、异化已日趋明显,令人对人类命运产生深深的担忧甚至悲观失望。

在文艺领域,通过深度学习,微软的机器人“小冰”已经可以写出媲美人类诗人的诗歌,并出版人类有史以来第一部人工智能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在视听艺术领域,美国一位名为戴维·柯普的音乐教授编写出一套计算机程序,用其谱出协奏曲、交响乐和歌剧,此举在古典音乐界引起巨大争议,但曲子带给人的感动与共鸣是真实的。在造型艺术领域,人工神经网络已经可以将一幅作品的内容和风格分开,向艺术大师学习艺术风格的同时,把艺术风格转移到另外作品中,用不同艺术家的风格来渲染同样的内容。这意味着人工神经网络可以精确量化原本许多人文学科模糊含混的概念,并使这些只可意会、无法言传的技巧变得朴实明晰,易于复制和推广。美国迪士尼研究中心和加州理工学院联手研究如何让人工智能拍摄一场足球比赛,通过机器自动捕捉精彩画面。而在不远的将来,一个不懂摄影的新手,手持具有超强运算与通信能力的人工智能照相机,就可以通过物联网和云端技术,与远程数据中心联系,在摄影经验丰富的人工智能协助下,完成一张有着绝佳光线、色彩、构图的风景照。

从世界横向文化结构看,诚如一些著名思想家所分析,在雅斯贝尔斯所说的轴心时代所形成的几大文明类型中,源于古希腊的欧美文明以科学认知体系见长,印度文明以宗教信仰体系见长,绵延不绝的中华文明则以审美艺术体系最为兴盛。人们公认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文学的国度、审美的国度。也可以说,相对而言,欧美文明对人类科学认知体系贡献最大,印度文明对人类宗教信仰体系贡献最大,中华文明对人类审美艺术体系贡献最大。近现代以来,中国大力吸收西方科学认知体系,推动了中国的发展与进步。面向未来,现在的问题是,一方面我们对科学认知体系可能带来的负面作用和异化影响过去没有估计到,现在仍然估计不足;另一方面,如何以人文精神引导和规约科技的肆意泛滥,是当今人类面临的一个世界性难题。我们需要很好地继承和发挥中华文明审美艺术体系的优势,根据时代的条件对传统进行创造性转化,以本土文化资源矫正科技文化的不足。

今天,机器作画、机器演奏、机器写作、美感计算日益逼近人类艺术水平。明天,机器会不会取代今天艺术家的所有艺术创作,断然是或否的回答都为时尚早,答案只能交给时间。人们常说,过去可以回溯,但不可改变;未来可以创造,但不可预测。面对当下现实,我们最需要思考的是,在人工智能冲击下,如何找到坚实立足点、有效参照系和全新价值尺度,回归本体、回归本源、回归本质,重新审视和展望审美艺术的未来,筑就无愧于伟大时代、伟大民族的艺术高峰。

从个体生命结构看,科学认知体系关注的重心在于“生活之事”,目的在于对现实生活条件和生存环境的改造。审美艺术的本体价值是指向“生前之事”,以感受的呈现和感受制作的方式让人回归到万物一体的状态。科学、信仰和审美各司其职,建构了完整无限的生命价值链条和人类精神价值体系。现代科学认知体系的蓬勃发展,使人的现实生活条件、生活资源、生活质量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改善,物质丰裕、寿命延长、时空拓展、人口剧增,等等,不一而足。但审美艺术却出现了短板,造成人类精神体系失衡。现代科技日益瓦解了传统的审美艺术体系,新出现的审美艺术形态尽管层出不穷、花样翻新,也难以满足人们对世界本体、人类本性和源初存在的心灵渴望和感受需要。单单靠科学的认知和理性的力量不能使人们发现本真、回归本源、触摸本体,也难以构建出绵延的价值链条和高远的意义场境。生机勃勃的生活变成了机械的物质运动、确定的逻辑演算和同质化的感官消费。这样的未来前景和生命场境大概不是人类最终需要的。

突破“模仿”,逼近艺术创作主体

审美是艺术的本源,艺术是人类审美感受性的制作、呈现和传达。这种感受力不仅仅停留在初级的、直接的、现实的感官层面,更是一种深层次的具有超越性的生命感受力。这种感受力不同于科学认知,具有特殊的复杂性、神秘性,具有超感官、超生活、超技术、超逻辑、超理性、超概念等精神品性,不可化约和混同于认知活动与信仰活动。在今天人工智能和专业人工智能语境下,我们尚可审慎判断,艺术的本体仍不可动摇。目前的人工智能创作基于大数据和深度学习技术发展,其创作核心是“数据”和“算法”,只是对某种艺术进行风格化和技术化处理,还未涉及艺术本质中的情感、想象、感受等重要范畴,更不具备艺术象征和批判等重要的社会文化功能。简言之,人工智能创作还不具备审美的主体感受力。

不过,当未来人工智能和通用人工智能到来之际,情况会变得非常复杂,始料未及的文化景观会目不暇接地涌现到我们面前。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克劳斯·施瓦布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预言,人类与机器的界限变得模糊,下一代计算机设计将结合人脑科学,使其能像人脑的新皮质一样进行推理、预测和反应,而想法、梦境和欲望也面临被破译的风险。未来强人工智能将是人类级别的人工智能,多方面都能和人类比肩,超级人工智能更是在多方面都可能强于人类。这也许能够打破主体与主体之间深层感受的藩篱,创造出真正意义上的艺术作品。甚至我们还可以预测一种“后人类”的生命图景:随着脑神经科学、脑机接口技术和生物科技的深入发展,未来有可能实现“人机一体”,关于人类主体性的一些基本假设都会发生重大转变,人类关系也将发生巨大变化。

到那时,人工智能创作的艺术作品有可能同样具备现有艺术作品的多项特质,成为艺术创作主体。同时,人工智能可以注入人的精神和意识,大大增强人的智力,从而提升艺术创造力和鉴赏力。甚至有专家预测一种建立于量子物理学、电脑科技、纳米科技、生物医学和强人工智能等加速发展基础上的艺术形式——“奇点艺术”。我们目前所能作出的一切预测和判断都还建立在人类现有的智力和认知水平之上。未来世界还存在无限的可能,充满不确定性,孕育着不可估量的生机。

坚守价值,面向未来构筑高峰

立足当下,放眼未来,艺术家们在正向我们走来的人工智能时代里,在追求新时代艺术高峰的历史征程中,如何既像小鸟一样在每个枝丫上跳跃鸣叫,又像雄鹰一样从高空翱翔俯视?如何既能脚踏坚实可靠的大地,扎根生活的沃土,又能拨开浓密的枝条,透过微茫的光,仰望深邃辽远的星空?

第一,筑牢人类精神根基,坚守艺术的本体价值向度。汤因比在谈到艺术的本质时说,“如果我们彻底放弃这个现在被忽略的、最初的沟通和联系方式的话,我们大概就会发现自己正处于一种茫然无措的境地”。正如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在最后的著作《重大问题简答》一书中所担忧的那样,未来人工智能意志可能存在与人类意志相冲突的隐忧,其规范管理同样需要人文精神的介入与引导。应该坚信,科技的健康发展离不开伦理规约和价值导引,必须从中灌注更多人文精神。未来人类发展不是在科技牵引下一意孤行,而是人类按照美善法则建设出来的理想田园。审美艺术给心灵以满足和安顿,引导人们追求美好生活,使人得以向冯友兰和张世英先生所说的“最高人生境界”跃迁。

第二,积极利用现代科技文明成果,充分融入科学认知向度。技术赋能艺术,艺术驾驭技术。当代艺术高峰一定是对现代科技文明成果加以充分运用的高峰,正确的态度是开放、包容,为事先无法想象的可能留下空间。当前,形态各异的网络艺术、数字艺术、虚拟艺术、融合艺术等向我们展示诱人的艺术前景;未来,建立在各种科技手段高速发展基础之上的“奇点艺术”,以及智能交互艺术、纳米艺术、智能打印艺术等重要艺术表现形式,会为我们展示未来艺术高峰的无限空间,既有文化资源、精神积淀应当在这样的语境中得以艺术转换和创造。

第三,蓄积深远目光,自觉引入未来向度。艺术也是面向未来的事业,常常扮演时代探测器角色,以审美方式伸向未来、未知、未能,以艺术语言在精神层面构建未来。在人工智能时代,我们的参照系要足够大,视野要足够开阔,目光要足够长远,着眼人类命运、世界文明格局、历史发展进程和未来愿景。只有在足够大的参考系中才能准确定位我们所处的时代,正确认知人工智能时代带来的挑战,才能具有前瞻性地推动新艺术形态形成,在更为广阔的新天地中构筑当代民族艺术高峰。

第四,开掘中华美学丰厚资源,秉持本土文化价值向度。中国是诗的国度、艺术的国度、审美的国度,面向时代和未来,中国文化发展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我们要充分发挥审美力量,激活中华美学感悟力、想象力、塑造力和穿透力,注目人类社会进步和文化发展最先进的方面,探寻人类精神最深处的秘密;让目光再广大一些、再深远一些,与当代人精神渴望和心灵需求相呼应,以坚定的文化自信推动中华传统美学的创造性转换和创新性发展,为构建未来人类精神价值体系做出中华民族重要而独特的贡献。

(作者为中国文联理论研究室主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 人民日报 》( 2018年11月13日 14 版)

编辑:产品评测 本文来源:文论经纬,构筑时代艺术高峰必须注重的三个价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