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豪天地登录网址 > 科学研究 > 正文

女兵高空爬杆感觉万箭穿心,46人破军区比武纪录

时间:2019-10-01 05:42来源:科学研究
女兵高空爬杆感觉万箭穿心:手上臂上扎满倒刺 一,初见 在刚刚结束的济南军区“创纪录、破纪录”认证考核比武竞赛中,第54集团军某团女兵全员额参与竞逐,单兵成绩均被评定为优

女兵高空爬杆感觉万箭穿心:手上臂上扎满倒刺

一,初见

  在刚刚结束的济南军区“创纪录、破纪录”认证考核比武竞赛中,第54集团军某团女兵全员额参与竞逐,单兵成绩均被评定为优秀,46人次打破30余个专业课目的军区纪录

  4月下旬的一天,陆军第14集团军某炮兵团组织刺杀对抗训练,指挥连中士侯玉玲和一名男兵“PK”。三下五除二,侯玉玲被对方“撂倒”在地。“我不服,再来!”侯玉玲猛地起身,又向对方下了“挑战书”。

当代“花木兰”,随时准备上战场

六月中旬,中原腹地,一场战区“创纪录,破纪录”预选赛,拉开帷幕。在综合训练场的单兵千里综合作业训练比武场上,一名女兵的出现让所有在场的观众眼前一亮。收放线娴熟自如,攀爬线杆如猿猴攀爬,过战壕动如脱兔,翻高墙动作干净利落。就算身上背负的二十多斤的络车和装具把她原本一米六多的身高活生生的压缩成了一米五几。不过也能在各个障碍之间穿梭自如。

  据悉,该团敢于大胆配备使用女兵,积极推动女兵岗位职能由技术保障向主战专业拓展,并通过强化训练、比武竞赛、任务摔打,不断锤炼实战硬功、砥砺血性胆气。

  “考虑到男女身体差异,团里将刺杀对抗训练作为女兵的选训课目,可侯玉玲偏要在‘刺刀见红’上较真。”连长杜海涛说起侯玉玲,一连说了几个“蛮拼的”。

——第54集团军某通信团女兵群体精武强能成长蜕变现象透视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秦瑾瑶的时候,是十二月份,北方的天气已近冷得让人有些讨厌了,尤其对于我们这些刚从南方来的人来说。她身材娇小,一脸清秀稚气像,用一腔带有“川辣”味的口音,为刚刚入伍的我们这些新兵介绍着通信团的团史。

  如今在该团,80%以上女兵都能熟练掌握2种以上专业装备的操作使用和维护保养,就连以往专属男兵的天线架设、攀登固定等野战课目,女兵也同训同考,部分尖子还以班(台、站)长身份全程参与实战化演练。该团执勤站女兵负责机房话务值班,尽管每天要接转上千个电话,但她们坚持见缝插针开展野战课目训练,两年内连续创造多个课目的军区纪录。

新豪天地登录网址,  毕业于吉林师范大学的侯玉玲应征入伍,新兵下连后成了一名卫生员。尽管勤奋好学,可侯玉玲扎针还是常常扎不准。为此,她把自己当实验的“小白鼠”,在两只手臂上轮流试针。手肿成了“大萝卜”,她也练就了“一针准”的功夫。当年底,她在团组织的“群众性比武竞赛”中,夺得“蒙眼穿刺”课目第一名。

“古有花木兰替父去从军,今有娘子军扛枪为人民……”一首经典相传的《娘子军连歌》,展现出古往今来女子从军报国的朗朗英姿与光辉形象。尤其是在今天,女军人正逐步走向战争最前沿,世界各军事强国作战指挥岗位上的女军人比例都在大幅增加。

“嗨,你觉得刚才解说的那个女兵怎么样,要不给她要个扣扣号,有时间找了聊聊,”两个小伙子色眯眯的老不正经的聊着。

  为充分调动女兵立足主战岗位建功立业的积极性,该团党委还向官兵发出“向巾帼英雄学习”号召,对在演训任务、比武竞赛中表现优异的女兵给予奖励,并向她们入伍所在地武装部寄送喜报,邀请家属到驻地参观。战士彭放艳入伍仅一年,就荣立三等功,她的数码收报成绩,在该团即便男兵也无人能比。该团女兵还研制出夜视指环灯、天线地钉方位指示器等一批夜视器材,大大提高了全团夜训水平。

  当兵第二年,侯玉玲向团里提出申请,要求调到战斗班排。“卫生员岗位相对轻闲,何必自讨苦吃?”面对战友的疑惑,侯玉玲言语铿锵:常年闻不到硝烟味,不是我的追求。就这样,她如愿以偿成了指挥连的一名通信兵。

当前紧锣密鼓展开的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外破的是体制,内变的则是观念。瞩望信息化战场,女性绝不该缺席。从2014年起,经上级批准,第54集团军某通信团逐步将女兵由保障岗位转为战斗岗位。前不久,上级组织通信兵“破纪录、创纪录”比武考核,该团女兵全员参赛,46人次创破纪录!短短两年间,她们在演训一线绽放出耀眼的青春光芒,实现了从军营绿花到铿锵玫瑰的成长蜕变。

“你认为他们俩的想法如何?”突然小杨跑过来,手搭着我的肩,嬉皮笑脸的对我说。

  面对专业的更改,侯玉玲再次拿出了“拼劲”。简单的收放线,侯玉玲第一次训练就手忙脚乱。为了练好这一动作,她每天提前30分钟起床,背着10公斤重的线轱辘进行500米收放线训练,还常常利用午休时间加班加点。就这样,收放线、发报、卫星架设等课目被她逐一“拿下”。很快,一个“拦路虎”又出现在她面前:攀登固定。

元旦前夕,记者走进该团女兵连,聆听她们的精武故事。

我不喜欢,你喜欢,或者够胆,你就去问呗。我没好气的对他说。不过还是很好奇的看向简。

  原来,侯玉玲有“恐高症”。第一次爬上7米多高的电线杆,她就感觉头发晕。天生恐高,她就从“信任背摔”练起;臂力不足,她就苦练俯卧撑。一次次攀登、摔倒,一次次重来,不到半年时间,侯玉玲练就了攀登技能。男兵们一提到她,纷纷竖起大拇指!

你不勇敢,没人能替你坚强

秦瑾瑶的脸蛋生的不错,算是上乘,配上那特地修剪的短发,刚劲中自带温柔。难怪这么容易的就迷倒了我身边这群还未真正如此近距离接触女兵的男孩。不过相对于学校里的女孩,秦瑾瑶显得有些黝黑。最吸引我的是,那双边解说边比划着的手,总的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独特,仔细一看,虎口间生了看起来有些奇怪的“冻疮”,甚至都咧开了口子,整个身体看起来有点小小的驼背。左肩和右肩似乎有点不一样高。不过不仔细看也还是看不出来的。

  选取为士官后,团里新列装了某型反坦克导弹,决定组建“女子导弹班”。谁来当班长?侯玉玲毛遂自荐。她行吗?团领导的意见很一致:就凭她那股拼劲,准行!

“男兵能行的,女兵样样也能行!”团长蒿俊杰说,虽然身体素质、训练底子比不了男兵,但是为了同样做到随时能战斗,女兵天天都在发奋训练,其中的艰苦超乎想象。

正在我在思考着这样的女孩的不可思议的时候,小杨突然大喊大叫,:“你他妈的,看的这么入迷,你小子有何居心”。对于他的话我置之不理,撇了他一眼就走了。

  侯玉玲不负众望,拿出了“攻山头”的狠劲。她带领女兵们挑灯夜战“啃”教材,自编教案反复组织练习,好几次捧着教材就睡着了。苦练8个月,女子导弹班在侯玉玲的带领下,打出了“首发命中、发发命中”的优异成绩。

回想那次外训场景,上等兵孙佳佳说,那“刺猬手”的滋味,只有有线班女兵才懂——

二,听说那个兵很厉害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入伍以来,侯玉玲被集团军评为“四会”优秀政治教员、“爱军精武标兵”,所带班荣立集体三等功1次,个人荣立二等功和三等功各1次。面对荣誉,她没有放松拼搏的步伐。笔记本上,侯玉玲写下这样一段话:“战士的舞台在战场!”(特约记者 凌 涛 通讯员 李鹏飞 何 颖)

四肢筋疲力竭,只能咬牙与线杆对峙在3米多高的空中。稍微一仰脖,就能看到“攀登固定”课目的标准线,可感觉却像天际一样遥不可及。

新兵连一晃而过,三个月说长也长,说短也短,长得让我长时间活在老连队的向往里,短呢,短得使我还未有所准备就闯入老连队的猝不及防。所以我是矛盾的。

上不去,就一直抱着。正值午休,烈日当头,孙佳佳终于久撑不住,急速滑落下来,就感觉万箭穿心,摊开双手一看:整个小臂和手掌,密密麻麻扎满了倒刺!

在三个月里除了在房间里叠被子搞内务,训练场上的摸爬滚打,教室里的政治教育,或者是集中在哪个房间的角落里,班长做些心理辅导。甚至你时不时会在厕所里闻到烟味,在被子里传来哭声。无论是怎样过完一天,这些事我都觉得很正常不过了。然而整整三个月的新兵连里,听得最多的三个字——秦瑾瑶。

刚开始进行“攀登固定”课目训练时,许多女兵像孙佳佳一样不能到达标准线。有个男兵戏谑说,下来吧,线杆上摆不了“花瓶”。

秦瑾瑶,这个名字总是出现在训练上,“你连个女兵都不如”“女兵排的秦瑾瑶,跑的比你还快”班长总是用来讽刺班里跑不快也不愿意加练的战友;她会出现在连长的全连谈心动员会上,总会被他描述得让人热血沸腾。甚至在全团的大课上,她也会从团首长的讲话中冒出来。

要想不被当花瓶,必须拿出真水平。从此,有线班长尹灵芝带领全班,每天趟着露水、赶着当午、借着月色奔向空寂的训练场。那天,几个女兵用针挑完倒刺,看着手臂上红红一片全是血点子,再也忍受不住,抱在一起失声纵泪。

由于团里有规定,新兵营也令行禁止,不许新兵于女兵有接触,别说是能说上话了,就是有时荷尔蒙肾上腺素发作多看她们一眼,也会被班长骂上几句。

“你不勇敢,没人能替你坚强。”尹灵芝给大家打气,“当兵不分男女,只有胜负。不尝尝伤疤的滋味,咱这个兵就当得没地位!”

虽然整个新兵连都不知道秦瑾瑶是谁,但她的名字总会在战友之间穿梭自如。有人好奇她是何方妖孽,竟然能出现在“大人物”的口中,她是不是暴力狂人,女汉子,居然能与训练场上嗷嗷叫的小老虎相提并论。因此我们都叫她“雷老虎”。她也会出现在我们训练时对战友的激励——“这次你要加油了,别再跑在秦瑾瑶的后面了,丢人。”还有战友调侃“要是以后遇见她,我一定得要她扣扣,以后给我当保镖”。慢慢的,秦瑾瑶的名字一直伴随着过完新兵连。有当偶像来崇拜的,有用来供好奇心驱使的,有当超人来超越的。我也凡人一个,为了她,我选择了,和她一样的专业——有线。

班长行胜于言,说来让人佩服。前年,上级比武增设女兵有线专业,尹灵芝报名备战,每天都要背着络车跑上十几公里,肩膀被背带勒出一道伤痕,至今清晰可见。经过两个月魔鬼训练,她最终一举创造部队女子500米收放线纪录。

三,原来是你

“没什么大不了,哭出来就好。”有线班6名女兵横下一条心,从“抱杆训练”开始,一步步赶路追击。

新兵连三个月说实话很快,我也如愿以偿的分到了通信连,通信连是唯一一个男女混搭的连队,我也终于见到了她。她的手上的“冻疮”还没有好,手指又多了很多水泡,缠着很多胶带。都已近三月份,大地回春,天晴和暖的季节,那双手怎么还不好。很好奇。

别人眼中“娇娇女”,自信敢称“霸王花”。记者了解到,如今,该团女兵连涵盖有线、报务、报话、自动化、战术互联网等5大类8项专业,80%以上女兵都能熟练掌握2种以上专业装备的操作使用和维护保养。

那天,我们新下连的新兵第一次接触全团的基础专业有线的三大科目,500米收放线,线头接续,攀登固定。已经练习了快一个月了。左手虎口被被复线磨出了水泡又成了茧。更糟糕,咧成了口子。看着我这双不堪入目的手,似曾相识,我缓缓看向女兵训练的方向。

激活女兵优点,开掘战斗力新的增长点

她们正在训练最讲究体能的科目,攀登固定。杆上的正是秦瑾瑶。

也许有人并不在意:一个女兵的能量能有多大?团政委张东却认为,女兵虽然先天有短板,但是更有男兵无法比拟的优势,只要扬长避短、培养对路,女兵超越男兵绝不是奇迹。

四肢精疲力竭的她,只能咬牙与线杆对峙在3米高的空中,稍微一仰脖子,就可以看到“攀登固定”课目的标准线,可是这一阵子,她感觉却像天际一样遥不可及。

比如女报务兵、下士彭放艳,前年才开始从事报务专业,当年取得全团第二,去年又拿下集团军第一,前不久参加上级比武更是摘得桂冠,把所有参赛男兵甩在后面。

实在不行了,上不去了,可是也不想放弃,就这样抱着,烈日当头,她越是想抱住越是手不停的发抖,额头的汗早已打湿她额头的发髻,她的牙咬的很紧,腮帮的肌肉发硬有些突兀。挣扎,还在挣扎,终于久撑不住,极速滑落下来。双手还是死死的贴在杆上。摊开双手一看,整个小臂和手掌,密密麻麻扎满了倒刺。

要知道,报务兵有一个犀利的名字——听风者。在影视剧中经常出现这样的场景:滴答滴滴答……一部电台,一副耳机,报务兵运笔如飞,记录着如风般转瞬即逝的摩尔斯电码。

从针线包里取出备好的针,挑完倒刺,看着手臂上红红一片,全是血点子。看着都让人心疼。她们的排长叫她不要再训练了,这个科目,她已近练了大半个早了,歇会,再说你都受伤了,去卫生队去看看。

“达到一定码速后,就像视频多倍快进一样,别说记录完整,听清楚都十分困难。”女兵连连长冯丽杰介绍说,这样一个高难度专业,达到入门水平,至少需要9个月时间。

没事,我还可以。秦瑾瑶挑了挑她的双眼皮笑着对排长说。

彭放艳的出色表现,让全团都感觉不可思议。但在冯丽杰看来,女兵比男兵的心理素质更好,这是彭放艳快速成长的“秘密武器”。

“你怎么会这么倔脾气呢,再受伤了,可不得了”。排长那大姐大的形象,猛然树立。

平时训练,彭放艳起步就是每分钟近200码,这样的高码速靠手指敲击根本无法达到,她用电子键模拟发拍了30秒,宣传股长高达试听后说:“‘呜’的一下就没了,啥也听不清。”

“这点小伤怕什么,你不勇敢,没人替你坚强,不尝尝伤疤的滋味,咋们这兵就当的没意思。”一句话被她说的让人无法反驳。

如此难辨,只有心细如发,才能练成无音不闻的顺风耳。彭放艳有一个纠错本,每次训练结束,她都要从大量电码中逐一分析出难辨音、高频码和易错码,就连不同机器在发拍报调、速度和声音上的细微差别,都要一一分辨,详尽记录。

距离战区的“创纪录,破纪录”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秦瑾瑶报名备战,每天都要背着络车跑上十几公里,肩膀被背带勒出一道伤痕,至今清晰可见。

和电波打交道,关键要静得下、沉得住,出现干扰也必须心如止水。这两年,彭放艳养成一个习惯,每天早晨都要一边打扫环境卫生,一边分辨附近机房交错发出的电报声。因为整天高度专注于电报,就连战友喊她的名字,彭放艳也经常听不见,全然“锁死”在电波的世界里。

  "没什么大不了,上杆不快就多练,从"抱杆训练"开始,一步步赶路追击。

女兵能够超越男兵,是战斗力建设的幸事、好事。张东政委感慨地说:“女兵群体坚韧执着、思维缜密、沉稳细致,只要在合适的战位上让她们充分施展优长,经受摔打磨砺,就能够成长为部队战斗力建设中一支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单兵千米综合作业,白天在烈日下奔跑,晚上在月影里穿梭。

“巾帼”锐锋难挡,“须眉”见贤思齐

经过两个月的“魔鬼式训练”,最终如愿以偿,已绝对优势打破预选赛,冲击决赛。

“其实,女兵最让人佩服的是那股嗷嗷叫的气场,在她们面前训练,你绝对不好意思偷懒。”女兵连隔壁的通信营三连下士王晓认为,女兵“爆棚”的求胜心、荣誉感最可贵,也最感染人。

参加上级组织的通信兵“破纪录、创纪录”比武考核前,女兵雷钰华立下军令状,一定要打破“攀登固定”课目纪录。比武当天,她麻利地上杆、攀登、打结,顺利完成了所有杆上作业,打破纪录很有希望,此时按照常规动作,只需贴杆滑落。

然而,为了缩短时间,雷钰华作出了一个惊人动作,在距地面3米高的杆上纵身一跃!要知道,即使是训练有素的男兵,也不会轻易冒险跳杆。考官立即叫停,反复打量一头短发、皮肤黝黑的雷钰华,觉得不可思议:“这是女兵吗?真能拼命!”

某网络功能配置专业的女兵仅有两人,平时和男兵一起训练,由于全团仅有一台训练设备,白天训练次数有限,晚上男兵又要集体加练,两名女兵不甘心,每天就守到深夜十一二点,等男兵带回之后再上机加练,一直到两三点才肯回去。起初,谁也没把她们当做对手,可几个月下来,两名女兵成绩节节攀升,逼得一些向来不加班的尖子也不得不抖擞精神,进一步练习提高。在你追我赶的较量中,男兵、女兵相互带动促进,前不久,男兵卢向东、女兵卢崚姗还双双打破了该专业纪录。

“所有怀着梦想来到部队的女青年,同样都享有军旅出彩的机会。”在团政治处主任张兴洲看来,46次创破纪录,女兵连如此密集的冠军阵列,靠的不单是过硬的素质,更离不开她们为了荣誉一无所惜的锐气和实现自我价值的强烈渴望。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龙泉壁上鸣。当代女兵必将担起属于她们的时代重任,创造出更多佳绩和辉煌。(原标题:女兵高空爬杆感觉万箭穿心:手上臂上扎满倒刺)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编辑:科学研究 本文来源:女兵高空爬杆感觉万箭穿心,46人破军区比武纪录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