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豪天地登录网址 > 科学研究 > 正文

英媒称中国不再是科研新星,媒体报道称韩春雨

时间:2019-11-02 14:09来源:科学研究
《科学》刊文聚焦印度科研崛起 饶毅:中国论文数量充足而质量不足 参考消息网8月3日报道港媒称,近日,在四川一处海拔4410米的山顶,中国科学家开始建设“高海拔宇宙线观测站”
《科学》刊文聚焦印度科研崛起
饶毅:中国论文数量充足而质量不足

  参考消息网8月3日报道 港媒称,近日,在四川一处海拔4410米的山顶,中国科学家开始建设“高海拔宇宙线观测站”(LHAASO),这是世界上海拔最高、规模最大、灵敏度最强的宇宙射线探测装置。

媒体报道称韩春雨成名前每年经费仅3万

近日《科学》杂志发表题为《印度崛起》(India Rising)的文章,聚焦印度科研。文章称,印度在火箭和原子能研究方面非常强大,而在其他领域则少有突破。如今,印度政府投入巨额资金,计划提升所有学科水平,寻求科研强国的地位。上月,在印度科学大会上,印度总理辛格承诺增加下个五年计划(2012-2017)的研发经费,在2017年经费将由2011年的30亿美元增长到80亿美元。印度期望此举能够加快建立顶尖研究机构,吸引身居国外的印度籍科学家回国,充实科学教育以及配备新的智能实验室。此外,印度还需清除官僚主义的障碍。印度中央政府生物技术部秘书Maharaj Kishan Bhan警告说,若不进行体制改革,研发预算增长将毫无意义。一些观察家怀疑印度科学界是否能利用好这个意外的“大礼包”。在许多热门领域,印度专家寥寥无几,而且做的都是“查漏补缺”的非主流工作。此外,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是优秀毕业生不愿从事科研,而是转向收入更高的信息技术公司。政府为充实力量,正在通过项目资助吸引海外人才。文章说,虽然存在一些问题,但是印度科研前景是光明的。从2000年至2010年,其发表论文数翻番,占世界论文总数比重由2.2%上升至3.4%。随着经济增长,印度可能会迎来海外人才涌入浪潮。“在印度做助理教授可以比在美国挣得多,”化学生物学家Krishna Ganesh说,“我没有理由失败。”(科学网 任春晓/编译) 更多阅读 《科学》杂志相关报道

英国《自然》杂志日前发布名为 《自然出版指数2011中国》的报告,称大量数据表明中国在发表论文和科学研究两方面很快将成为全球领导者。报告负责人预计,中国将在2014年依次超越英、德两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最有影响力科技强国。对此说法,科研界“名嘴”、北大生命科学学院院长饶毅教授昨天表示,国内论文数量激增,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自然》系列期刊推出了《自然通讯》这本杂志,“只要不造假的论文都能发”。指标好看“水分”大这份报告指出,2011年全球在《自然》系列期刊上发表论文的总量为3425篇,其中中国论文数量为225篇,占比6.6%,相比2010年的152篇明显增长,与2000年时的12篇更是不可同日而语。但值得关注的是,在这225篇论文中,有48篇是发表于《自然通讯》,比例超过20%。“有些发在《自然通讯》的中国论文,只能说是‘垃圾文章’。”饶毅昨在“文汇讲堂”上公开表示,《自然通讯》不是《自然》正刊,恰好迎合了中国以论文数量为指标的科研需求,吸引了国内大批投稿者,发行这份子刊“赚足中国科研的钱”。另一种“水分”来自引用率。《自然出版指数2011中国》援引数据说,在全球最有影响力的论文中,也就是引用率最高的“前1%”论文中,超过一成都是中国科学家发表的,比重名列全球第四。此前,沪上就有一位理工大学校长质疑说,国内学术圈已形成一种“行规”——论文作者互相约定、互相引用,“你引我几句,我也引你几句”,由此把彼此的论文引用率拉上去,取得“互利双赢”。此外,还有一项不成文的潜规则:一些学术刊物要求投稿人必须在论文中引用该刊已发表的论文,才接受投稿和发表。这样一来,这份学刊的“被引用率”也被捧高。事实上,这两种交换引用均为无效引用,无法证明论文含金量。数量只为质量“打工”“科学是只认第一,不认第二的。”葛兰素史克公司中国研发部副总裁鲁白这样说。在科学发现方面,诺贝尔奖只给第一人,其后的追随者无法捧杯;在技术发明方面,独门专利也是授予第一家,后来者只能复制或“山寨”。饶毅表示,国内论文数量充足而质量不足,大量论文只是在做科技翻译和微调,是相关高质量国际论文的“附属品”,而为发表这些论文所做的科研工作,其实只是为科研发达国家研究者做了一些辅助性工作。专家直陈,全球科技领域内,只有质量第一才能主导高端利益,庞大数量只是金字塔的基座,只是在为质量“打工”。可以说,中国科研已经“脱贫”,却还未“致富”。“论文数量与质量没有同步,两者之差越大,问题也越大。”饶毅表示,中国当前科学基础不够坚实,发展水平低于世界先进、低于历史纪录、低于经费增长、低于公众需求的水平。他认为,若论重要论文,中国目前可能还不及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当时他在海外求学,日本科学家已取得了4—6个诺奖级的成果,而中国诺奖级的成果要追溯到几十年前青蒿素这样的原创成果。“就生命科学而言,中国目前的科研地位大约相当于1910年左右美国在全球所处的地位。”饶毅说,“对中国科学,我担忧现状,乐观远景”。新豪天地登录网址 ,选人不能“选杂志”基于论文而作出 “中国科研影响力全球第二”的判断,被饶毅认为“不出十年就会沦为笑谈”。但在当前科研体制下,国内单位依然采用了一种唯论文是举的人才选拔模式。世界上最著名的科学期刊《自然》、《科学》、《细胞》等,成了中国科研选聘的硬条件。饶毅估计,80%的科研单位用杂志来招人用人,似乎在几大杂志发过论文就代表了高超的科研能力。饶毅认为,其实一些科研单位也不是不知道其中的不合理性,但出于种种原因还是只看杂志。一来,单位怕承担责任,因为选用名刊的论文发表者,即使他们后来无所建树,错也不在当初;二来,单位怕承受压力,因为单位之间要相互攀比,你若没有“《自然》或《科学》的人”,会被看不起;三来,单位怕经费不足,因为在课题或项目申报中,有些评审者也要看单位里有没有发过某杂志的人,才决定给不给经费支持。他直言,在这样的人才评价体制下,大量科研经费超过了使用者的能力需求,也没有产出相称的重要研究成果,“被白白浪费了”。更多阅读《自然》:中国高质量论文数量持续上升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8月1日报道,科学家打算修建一个容积超过北京“水立方”两倍的水池,希望捕获来自遥远深空的神秘粒子,借此取得一系列研究成果,比如证明爱因斯坦的宇宙理论有错误。

参考消息网5月24日报道 港媒称,在中国科研界,韩春雨博士是无名小卒,至少从科研资金的标准来看是这样。

  报道称,英国著名科学刊物《自然》每四年评选一次全球科研“新星”,列出那些在科研领域迅速崛起的国家。最新榜单上有印度、波兰和沙特阿拉伯,但中国首次“落选”了。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5月19日报道,在十多年的学术生涯里,这位河北科技大学的副教授一共从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获得30万元。这相当于每年三万元,还不如一个衬衫厂工人的年收入。

  《自然》杂志表示,“中国在高质量研究产出方面的突出增长已经成为常态,所以我们不再将中国视为新星”。

报道称,尽管缺乏支持,韩春雨突然成为全球瞩目的人物。他和同事在石家庄那间朴素的实验室里开发出一项新技术,以史无前例的效率和精准编辑人类基因组,这项发现可能带来非传统性的方法以应对癌症和衰老。

  中国拥有崭新的科研设施与全球最庞大的科研队伍,正在科学领域开拓自己的天地。一些领域的中国科学家已经超越了海外同行,但也有科学家认为,中国仍然缺乏创新思路,还没有成为科研强国。

《自然》杂志网站称,这项研究5月初发表在《自然·生物技术》杂志上,很快成为阅读量最高的新文章之一。《自然·生物技术》杂志由《自然》杂志社出版。

  报道称,高海拔宇宙线观测站坐拥12亿元人民币预算,建设期将跨越五年时间,而这只是中国内地开展的众多大规模硬件项目中的一个。世界最大的射电望远镜已在贵州完工,世界首颗量子卫星即将升空,而政府还在考虑更加宏伟的项目,比如世界最大的粒子对撞机以及载人火星探测工程。

荷兰瓦赫宁恩大学的约翰·范德奥斯特教授说:“很出色的研究……看到这种方法行得通简直太棒了!”他曾于2014年预言这项技术在理论上的可能性。

  中国去年的研发经费投入总量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2%以上,研发投入规模在全球仅次于美国。

《细胞研究》杂志的科技主编王杰说:“韩引起了轰动。所有人都在议论他,可是没人知道他是谁。”

  位于上海的华东师范大学是一所以培养教师为宗旨的高校,但该校科研人员依然撰写了大量“世界级”论文,2015年的发表量达到2012年的两倍以上。华东师范大学吸引了美国纽约大学、得克萨斯州立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等世界顶尖研究院所的学者前来参与合作研究。

报道称,韩取得的意外成就可以归结为所谓的“溢出效应”。中国眼下大力投资于科技领域,高校源源不断地出产博士学位持有者,却没有足够的机构或学术岗位让他们担任显赫的工作。他们最后往往去到较差的大学,默默无闻地从事研究;但是,相比老一辈,他们有一项关键优势:互联网和网上的研究宝库。

  《自然》杂志在其官方网站上称,中国内地有太多像华东师范大学这样的研究机构,“我们可以专门为它们办一整本杂志”。

某些专家称,科学领域的下一轮突破可能将从韩这样资金不足、报酬过低的科学家当中产生。

  但上海学术期刊《细胞研究》的编辑王杰(音)认为,资金、硬件和科研队伍的规模尚不足以把中国变成真正的科研强国。在她负责的学科里,中国科学家已经在干细胞、结构生物学等少数领域取得领跑地位,但在其他许多领域里,他们仍在追赶西方科学家的脚步。(编译/刘子彦)

报道称,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研究出版物的主要贡献者。世界最大的科技论文出版机构爱思唯尔公司说,中国正在变成研究领域的超级大国。爱思唯尔驻新加坡全球通信区域负责人贾森·陈说:“10年来,我们看到中国人发表的文章在全世界增长最快,中国成为学术文章第二大出产国,仅次于美国。”

陈说,从2005至2014年,中国人发表的学术文章增加了两倍,全球专利中引用的中国人文章比例从5%增长到10%以上。

报道称,这种繁荣的背后是全世界最大的研究者大军,北京正在利用资金吸引在海外工作的中国科技人才。《南华早报》4月报道,因为政府在科学技术方面的巨额投资,中国正在出现一个新的百万富翁科研阶层。

中央政府称,去年的研发投资超过1.4万亿元人民币,比2012年增长近40%。

但是,多数科学家仍然就职于相对较小的大学或经费有限的研究机构。有些人甚至没有条件接触国际学术杂志或者合法下载研究论文。

《科学》周刊4月发表的一篇研究报道显示,中国拥有最大的Sci-Hub用户群,Sci-Hub是世界最大的盗版论文数据库。但福州大学计算机学教授陈德旺说,这些“劣势者”将成为创新的新力量。

陈说,韩虽然不在著名的研究型大学工作,但他的博士学位却出自中国最优秀的研究机构之一中国医学科学院。

陈在科学网发表博客(陈德旺博客链接)称:“随着全世界博士培养数量的快速增加和一流科研机构的职位有限,产生了明显的溢出效应:普通大学有来自著名大学培养的博士任教已经是司空见惯,比比皆是。”

他说,互联网已经帮助拉平了竞技场。他还说:“在科技扁平化时代,任何科研机构都有可能出世界一流的科技成果。在科技扁平化时代,经常会有无名英雄的横空出世而名动江湖。在科技扁平化时代,经费、环境和名气不再是出一流成果的重要条件,好的想法,浓厚的兴趣,执着地追求,才是科技创新不竭的源泉。”

陈的观点得到研究界同行的肯定。一位在上海工作的科学家告诉《南华早报》:“韩的成功或许标志劣势者在中国研究领域的崛起。”

韩拒绝接受采访,但说希望自己的团队能从政府得到更多的资金。他说:“成名让我很不舒服。我们只迈出了一小步,面前的路还很长,很艰难。”(原标题:中国无名学者成学术明星 港媒:成名前每年经费仅3万)

编辑:科学研究 本文来源:英媒称中国不再是科研新星,媒体报道称韩春雨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