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豪天地登录网址 > 科学研究 > 正文

数字博物馆,超级连接

时间:2019-09-21 08:20来源:科学研究
数字博物馆:让文物“活起来” 记者调查获悉,锡博馆藏文物的数字化信息目前已采集完毕,部分文物图片已公开放在网站上,有的还使用上了3D、AR等先进技术,让文物“活”起

数字博物馆:让文物“活起来”

记者调查获悉,锡博馆藏文物的数字化信息目前已采集完毕,部分文物图片已公开放在网站上,有的还使用上了3D、AR等先进技术,让文物“活”起来的同时让更多市民有机会一睹文物“真容”。顾名思义,可移动文物是指馆藏文物,即历史上各时代重要实物、艺术品、文献、手稿、图书资料、代表性实物等,分为珍贵文物和一般文物。“户口”上,每一件馆藏文物都有永久、唯一的22位数字编码,以及文物定名、年代、类别、质地、尺寸、数量、完残程度等一系列信息,同时也必须配上相应的文物照片。在无锡博物院的3万多件藏品中,等级文物有1142件,其中一级文物52件,二级文物354件。

新华社巴黎5月19日电5月18日是国际博物馆日。法中文化艺术联合会主席帕特里克·当布龙当天在巴黎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在当前的数字化时代,积极促进艺术和文化遗产的数字化推广意义重大,法中两国在博物馆数字化方面的合作能够引导、鼓励年轻人更深入地了解历史。

2018年“5?18国际博物馆日”的主题为“超级连接的博物馆:新方法、新公众”,这一主题充分揭示了博物馆发展面临的时代背景。当下互联网迅速发展,博物馆需要充分发挥自身的“连接”作用,探索“新方法”,更好地吸引和服务已经融入网络时代的“新公众”。这就把博物馆如何利用新方法吸引新公众的问题,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图片 1

无锡;博物院;库房;藏品;馆藏;博物馆;数字化;测控;文物保护;观众

图片 2

“超级连接”一词是加拿大社会科学家昆?哈斯和威尔曼2001年提出的,本来指人与人、人与机器之间网络化的交互方式。而现在看来,博物馆涵盖了社会的方方面面,成为“超级连接”毫不为过。

■本报记者 袁一雪

随时随地在线“把玩”文物,无锡博物院日前将这个很“酷”的想法变成了现实。目前全市共登记文物44931件套,其中3万多件藏品收在无锡博物院。如何“唤醒”这些沉睡在库房中的文物?运用现代科技,通过数字化方式让文物“活”起来就是一种可行之道。记者调查获悉,锡博馆藏文物的数字化信息目前已采集完毕,部分文物图片已公开放在网站上,有的还使用上了3D、AR等先进技术,让文物“活”起来的同时让更多市民有机会一睹文物“真容”。

图为5月12日,在法国巴黎,游客在卢浮宫博物馆参观。

博物馆这个“超级连接”,需要创造一些“新方法”更好地服务公众,吸引更多公众走进博物馆,培养公众的博物馆情节,提升公众对博物馆的忠诚度。近年来,在吸引公众上,国内博物馆探索新方法的脚步持续不断。

5月18日,第41个国际博物馆日,今年的主题是“博物馆与有争议的历史:博物馆讲述难以言说的历史”。落地到我国时,这一主题则与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让历史文物活起来”相关联。

给文物建立国家“身份证”

今年的国际博物馆日恰好也是法国“博物馆之夜”活动日。据当布龙介绍,在法国首都巴黎,卢浮宫、奥赛博物馆、现代艺术博物馆等多家博物馆在活动期间免费向游客开放,人们可以尽情享受“博物馆之夜”,探寻藏品背后的文化和历史。

一是人工智能助力博物馆。如故宫博物院研发的“数字故宫”,通过视频短片、互动设计、青少年版网站、App等形式,让不同的社会群体走进故宫;秦始皇兵马俑,通过图像识别、AR技术让兵马俑“活”起来。在5.18博物馆日当天,国家文物局启动了“用科技传承文明:AI博物馆计划”,也就是在博物馆展览中启用人工智能,为今后博物馆智慧化发展指明了方向。

文物是历史的见证者,它们穿过飞逝的时间,用静态的方式呈现在现代人面前,讲述曾经发生的故事。作为文物的聚集地,博物馆自然成为一个沉淀和展示历史的最好舞台。

据了解,2012年10月1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开展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的通知》。随后,无锡便开始了大规模的第一次可移动文物普查。顾名思义,可移动文物是指馆藏文物,即历史上各时代重要实物、艺术品、文献、手稿、图书资料、代表性实物等,分为珍贵文物和一般文物。给这些文物办理类似“身份证”和户口的工作,就是可移动文物普查。“户口”上,每一件馆藏文物都有永久、唯一的22位数字编码,以及文物定名、年代、类别、质地、尺寸、数量、完残程度等一系列信息,同时也必须配上相应的文物照片。

如今,人们对博物馆藏品背后的历史和文化内涵越来越感兴趣。而受地域、经济条件等因素限制,人们难以亲临所有的博物馆。在此背景下,中法两国开展了博物馆数字化合作。

二是借力数字化技术,利用数字影像进行展示。《国家宝藏》的热播以及特展的举办,以数字影像的形式展出文物藏品,引发国内外文化热现象,为博物馆陈列展览交流提供新方法。“智慧博物馆”也在推动博物馆创新服务。这一服务集博物馆虚拟展览、藏品展示、微信和手机导览、互动线上活动、实时观众分析等功能于一身,精准掌握公众需求,实现人与物、人与人、物与物的紧密联系,极大拓展了自身受众的范围,向公众提供更便捷、丰富、便利的服务。

通常博物馆都是采取将文物陈列展出的方式,但这种方式只适合参观者前来观赏,却约束了异地参观者的渴望。在互联网的高速发展下,数字博物馆应运而生。一件件精美的文物实体在虚拟网络中按照1:1进行复原,再加上详细的物体介绍和历史介绍,让参观者无论身在何处都能置身在博物馆内。

截至2016年,无锡共有61家国有单位上报文物44931件套,不光涉及文博、档案、图书、史志、园林,还有宗教、教育、国资、银行、民政等十大行业,基本摸清了无锡地区的文物家底。专业人员对每一件文物都采集了数据和图像信息,建立了文物数据库,为今后的文物管理和保护奠定了良好基础。

今年年初,中国腾讯集团与法国国家博物馆联合会在巴黎宣布启动“国宝全球数字博物馆”项目。据了解,该项目面向海内外顶尖博物馆,通过合作授权,将馆藏中国珍品文物以数字化形态呈现在网络平台上,人们只需动动指尖就可以跨越地域限制、欣赏传世国宝。

三是区域博物馆协作常态化。博物馆之间建立博物馆联盟,立足特色、优势互补、统筹协调,以博物馆文化资源融合利用来满足“新公众”日益增长的文化新需求。河南博物院较早探索区域博物馆和多元文化博物馆的联动协作,通过成立“客家博物馆联盟”“中原五省博物馆教育联盟”,搭建“河南博物院开封博物馆共建历史教室”,开设“河南博物院平顶山分院”等,建立省内博物馆间的“超级链接”,不仅实现了区域间协作,还实现了跨界融合搭建博物馆公共文化服务新平台、“无边界”的博物馆服务等。

也正是因为有了数字手段,让一些已经破损甚至被毁坏的文物、建筑等得以重新面世。

在无锡博物院的3万多件藏品中,等级文物有1142件,其中一级文物52件,二级文物354件。除了给这些藏品申报国家“身份证”,锡博也在官网上逐步公布了文物清单,目前已有书画、紫砂、惠山泥人、杂项和近现代文物200多件与观众在线“面对面”。其中,约50件藏品采用3D和AR技术,可供观众360度全方位“把玩”。

“我们发现,今天年轻人的生活是完全数字化的,他们从互联网获得知识,手机已经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个载体,并深刻影响了他们的思想。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博物馆数字化将产生深远影响。”当布龙说。

从各大博物馆近年来的努力中,我们也看到了成效,确实迎接来了一批“新公众”。互联网技术、数字技术等让很多没有机会走进博物馆的人,也成为博物馆的忠实“新公众”,享受博物馆文化。各大博物馆的公众号、微博微信文博热点等,也获得了一大批年轻人的关注,大量年轻观众走进了博物馆。

“传统博物馆最大的特点是借助实物藏品进行叙事,随着计算机和网络通信技术在博物馆工作中的运用,它们建设的数字博物馆开始使用数字化藏品信息进行叙事,用户们通过智能终端看到的博物馆就是数字博物馆。”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周静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解释说,“数字博物馆作为传统博物馆社会服务的延伸,是大势所趋。”

“靠去博物馆实地参观,显然是有局限性的。博物馆一方面要努力保存好这些文物的实物使其避免损坏,另一方面也应尽最大可能传播文化。”无锡博物院党总支书记肖炜表示,利用现代数字技术将藏品搬上网,把沉睡在库房中的文物“唤醒”,可以使博物馆为更多人服务。今年将继续推进文物藏品数字化,拟完成200件套3D或平面仿制。

当布龙表示,法中文化艺术联合会致力于促进文化交流和各国人民之间的相互理解,“联合会一直在帮助法国多个大型博物馆进行面向中国游客的数字化推广工作,我们的努力方向是将展品虚拟化以及加强与观众之间的互动”。

博物馆面向大众的普及工作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一个“超级连接”的构建过程。从博物馆自身来看,它是征集、保护、研究、传播并展出人类及人类环境的物质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公共文化服务机构。这些都是博物馆的主业,是应坚守的根基。科学研究则是博物馆发展的支撑,在全面系统普查整理藏品的基础上,提高科研实力和业务创新发展水平,提高学术成果的转化利用和传播效果,最终以“无边界”的传播手段将多元文化呈献给公众,以此强化传播、教育功能,进一步提升博物馆社会公共文化服务水平,促进社会的发展。

早在1990年,美国国会图书馆启动“美国记忆”(American Memory)计划,将图书馆内的文献、手稿、照片、录音、影像等藏品进行系统的数字化处理和存储,并编辑制作成系列的专题。经过5年的建设,1995年美国正式建成博物馆互联网系统,将美国国内诸多博物馆的馆藏信息数据库纳入网络传播系统,使得博物馆藏品的信息突破了时空的限制。

文物保护引入“黑科技”

图片 3

再回归到今年博物馆日的主题上看,“超级连接”对于博物馆而言,应该是有三个方面的,而这三方面也提示了博物馆新的发展思路。一是博物馆与物的连接,暨文物藏品与科技手段的连接;二是博物馆与人和社会的连接;三是博物馆是多元文化的纽带。

彼时,远在大洋彼岸的大英博物馆也已经着手建立多媒体馆藏数据库;位于法国的卢浮宫则开放了官方网站。我国起步稍晚,直到1998年,河南博物院网站正式上线,才拉开了我国数字博物馆建设的大幕。

为加大文物保护力度,无锡博物院使出了浑身解数。据介绍,文物修复室是申报国家一级博物馆资格的硬性要求之一,为此锡博将新增文物修复室和标本室来填补这项空白。另外,锡博以收藏历代书画见长,很多藏品涉及到重修装裱工作,因此还将建立装裱室,同时专门招聘书画装裱专业人员。可以说,从硬件设施到人才培养,无锡博物院正在努力迎头赶上。

图为5月18日,在上海,观众在中国3D打印文化博物馆内聆听机器人的馆藏介绍。

“超级连接”的博物馆,应主动关注前沿科技创新,熟悉数字、网络和智能技术,充分利用AI、3D扫描、3D打印、动态捕捉等技术,协调文物保护和利用之间的矛盾,推进文物收藏、研究和展示。

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博物馆、科技馆、艺术馆开始了数字化的征程,那些原先只能在博物馆隔着玻璃欣赏的文物,如今也能在网络上被检索到,甚至可以使用放大镜功能细细观赏。

一些“黑科技”首次被应用于文物保护。首先是库房环境测控系统,将利用精密空调对博物院库房温湿度大环境进行测控,业务部门使用测控软件的同时,测控情况同步显示于博物院大数据平台。正在改造中的中三展厅配置具有远程标定服务的高精度无线传感监测器,也将对展柜内温湿度环境数据进行实时测控,并依据环境监测设备所检测的文物保存环境的各项参数对其环境调控设备运行参数进行远程控制,实现“测控合一”。这两项工作被纳入“智慧保护”一期建设,将于今年完成。二期建设则主要针对中二、中四展厅展柜内的微环境测控系统,并将系统接入博物院大数据中心管理平台,计划于明年完成。

“数字动画已经成为推广博物馆的方式,年轻人通过特色动画开始对具体的作品产生兴趣,进而走进博物馆去近距离欣赏作品本身。”当布龙介绍,法中文化艺术联合会正在与中国数字化专业机构合作,制作一个专门介绍法国博物馆的手机小程序,并以此为基础探索与中国博物馆进行数字化共享与合作。

在技术变革背景下,博物馆更应以人文情怀,关注更广范围的不同需求的公众,如研究群体、学生群体、特殊需求群体、互联网文博粉丝群、海外观众等,用无障碍、无边界服务与它们互动,引领它们与文化建立连接。需要强调的是,在“超级连接”情境下,博物馆不是被动连接,而要主动发挥文化影响力,更好地实现博物馆的社会功能。以河南博物馆为例。近年河南博物院立足自身实际,积极探索、不断创新,为展现中原地区悠久厚重的历史文化、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发挥了“超级连接”的作用,在做好馆内展览、教育、服务的基础上,走出馆舍,构建博物馆文化交流平台,助推传统文化教育传播,围绕“文明向心力系列”推出“鼎盛中华——中国鼎文化”等大批原创展览。

“可见,数字博物馆的出现提高了公民文化权益。”周静说,从博物馆发展历程来看,实体博物馆与公众的关系经历了从居高临下到以观众为中心的一系列发展变化,数字博物馆进一步把公众学习知识或艺术观赏的通道“修”到了个人电脑的面前,而且可以突破实体空间面积的局限,容纳巨大的藏品和展示信息。

多措并举让文物“走”出库房

当布龙表示,法中文化艺术联合会未来的工作方向是通过促进文化旅游,让法中两国人民有更多机会去了解对方国家的文化和艺术遗产;加快法国博物馆数字化发展,让年轻人在手机等平台上就可以“参观”博物馆,接受文化和艺术熏陶;加深和中国公司的数字化合作,搭建吸引年轻人的文化平台。

在近几年博物馆如此迅速的发展中, 还有一些切实需要注意的问题,那就是避免陷入对历史文化资源的过度消费。这其实涉及到文物保护和文物利用的问题。我们当前身处经济社会,以文物为内容、涉及经济活动的形式多样,有文物旅游业、文物展览业、文物复制业、文物培训业、文化传播业等。对文物保护和文物利用的争议一直存在,不开放利用则不能体现文物“活”起来的价值,利用不当则会产生不规范的行为,影响文物保护。因此,应遵循文物保护工作“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方针,加强宣传,促进行业规范,真正做到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

2001年,北京故宫博物院网站在“藏品精粹”栏目里设置了含有几千件馆藏文物信息的数据库,可供网民自由检索,看到相关文物的文字说明和影像信息。“这是大陆首家真正意义上的数字博物馆诞生的标志。”周静表示。

如何用高科技激活文物生命力,给人们带来更好的观展体验,是时下中国文保界最火热的命题之一。在数字化建设上,无锡并没有掉队,“智慧博物院”的构想正一步步变为现实,让文物不再冰冷,让它们变得有趣。

“文化是遗产,也是创造。每一代人都是文化的传承者。年青一代只有了解自己的文化和历史,才有可能创造无限的未来。我们希望为他们提供富有创造性的工具。”当布龙说。

在数字化时代,博物馆不可能与互联网割裂发展。数字化技术的应用,特别是展厅里数字展示技术和各种多媒体手段,让观众更便利、直观地了解和使用博物馆,优化博物馆体验。应强调的是,数字化是对博物馆实体功能的辅助,博物馆还应从馆藏文物及其代表的文化出发,避免技术主导一切,过度使用多媒体、声光电技术,弱化博物馆保护、研究、传播的功能。

在国内数字博物馆发展过程中,故宫无疑是走在前列的,但南开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黄春雨认为,故宫博物馆的数字博物馆并不能代表国内所有数字博物馆的水平。“我国的数字博物馆建设起步较晚,甚至刚起步就迎来跨越式发展,很多基础工作并不完善。”黄春雨坦言。

肖炜告诉记者,正在调试中的“智慧导览系统”能面向观众提供参观前、参观中、参观后的信息获取体验、导览、交互、学习等综合服务。“观众只要手机扫描二维码,就能通过APP开启数字导览讲解,走到哪儿,哪儿的文物介绍就会自动跳到手机上,还能享受随身语音导览。”同时,票务、客流系统也将实现网络预订、自助领票及客流统计分析等智慧体验管理功能。

作者:马萧林 河南博物院院长

基于此,2012年,我国开始文物普查工作。历时5年后,在今年的4月7日,国家文物局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公布了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成果。调查显示,我国可移动文物超过1.08亿件/套,其中,按照普查统一标准登录文物完整信息的超过2661万件/套。可见,若要将全部文物信息补充完整工程浩大。

由于一些有机文物如年代久远的宋画、丝绸等暴露在空气中容易受损伤,以及部分展览受场地限制不能办实体展,锡博今年将着手虚拟展厅建设,提高馆藏文物的利用率。如今,只要市民家里有高清机顶盒,遥控器调到“518”频道,就能打开“电视博物馆”,足不出户欣赏“永不落幕的展览”。

作者简介

比如,法国卢浮宫就用了10年的时间,才让观众看到3.5万件馆内公开展示的藏品以及13万件库藏绘画作品。

故宫让《清明上河图》“活”了起来,锡博也将精心挑选50幅反映无锡园林文化的古今画卷,VR化后令它们获得全新的生命力。此外,今年还将打造科技感十足的全息舞台,带领观众进入虚拟与现实融合的双重空间。而锡博下辖的周怀民藏画馆APP数字导览即将完成,无锡中国民族工商业博物馆也将在保护修缮的基础上做好剿丝工业专题展示、工业遗产数字展示等一系列工业遗产的活化利用。

姓名:马萧林 工作单位:

“只有将基础信息予以完善,才能实现数字博物馆存在的意义,即将实体博物馆收藏的藏品在互联网公开,达到共享和互联互通的目的,并且希望借由互联网将更多观众吸引到实体博物馆,提高他们对博物馆文化的认同。”黄春雨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能将藏品信息挖掘得更充分全面,那么即便文物不存在,也可以通过数据复原,甚至可以通过数据进行无实物研究。

有关负责人表示,无锡博物院是“智慧无锡”建设中“智慧文化”部分的重要载体,只有通过先进的科技手段用活、用好馆藏资源,传统文化才会焕发活力,文化传承才会薪火绵延。

对此,周静也认为:“博物馆作为公民信托的专业机构,应该努力把这些珍贵的公共资源与全民共享,这是实体博物馆发展的方向。”

作者简介

让博物馆真正“活起来”

姓名: 工作单位:

网络上的数字博物馆虽然模糊了地域差异,缩短了文物与人之间的距离,但是如果脱离了实体博物馆,那么数字博物馆就犹如“空中楼阁”。

“数字博物馆方便人们了解博物馆和博物馆藏品的故事,但是它始终无法取代实体博物馆,很多人还是愿意走进博物馆去亲近文物。”周静解释说,因为人们在传统博物馆中的参观体验不局限于视觉,而是全方位的。

比如,很多观众都有这样的亲身体验,原本以为从精美的宣传画册、生动的纪录片中非常了解、非常熟悉的珍贵文物,一旦亲身站在它的面前,大多会发出惊异的感叹:“哇,原来它这么大或者那么小!”黄春雨也认为,想让文物活起来不能仅依靠数字博物馆。“让文物‘活起来’是让过去的物品穿越时间的间隔与现代相连,让观众从文物中学习古人的智慧和力量,甚至与现代的思维碰撞出火花。而这些都不是简单的陈列和历史背景介绍就能实现的。只有感受到了文化的智慧和了解古人的世界观,才能体现文物的价值,让文物‘活起来’。”

事实上,黄春雨曾经带学生做过的相关调查发现,利用数字博物馆的人低于到实体博物馆参观的人,而且经常浏览数字博物馆的人往往对考古或历史感兴趣,属于固定群体,“他们不能等同于大众”。

为了向观众呈现更多,一些博物馆不仅在网络上展现文物,也将相关内容“嵌”在二维码中。这样,观众在参观实体博物馆时,只需扫描二维码,就可以将关于文物相关信息拓展到手机上。

周静认为,数字手段的应用除了让库房的文物为更多人了解,还可以把脱离时代的文物尽量还原到所属的历史场景中,从而能够正确地讲述其背后的故事。在实体展览中,“博物馆负责人也可以围绕如何利用特殊的传播载体,在选择主题、主旨立意、定位服务对象、优化展品组合等专业环节展开创造性的思考,激发服务当下、联结历史和未来的使命感。”周静继续说。

比如,结合国际博物馆日的主题,组织者可以从策展的角度更加主动地参与调解历史问题造成的社会割裂,并提供多元视角促进历史伤痛的愈合。

“我们要清楚地知道,做数字博物馆的目的是什么,而不能只是简单地跟随时代步伐,要让数字博物馆真正发挥作用。”黄春雨强调,想让文物“活起来”,可以用多种方式构建展览体系,并组织不同的主题,甚至可以带领博物馆“走出去”,走向社区和学校,让更多的人了解博物馆。

“如此,文物‘活起来’,博物馆当然也‘活起来’了。”周静表示。

《中国科学报》 (2017-05-19 第5版 文化)

编辑:科学研究 本文来源:数字博物馆,超级连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