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豪天地登录网址 > www.3559.com > 正文

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项目被曝涉嫌抄袭开源软件

时间:2019-11-08 01:28来源:www.3559.com
(果壳翻译学习组/译)2014年中国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获奖项目“透明计算”面临了激烈的争论。质疑者认为,这个网络计算项目并无多少创新之处,不配获奖。 张尧学专访:让透明计

(果壳翻译学习组/译)2014年中国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获奖项目“透明计算”面临了激烈的争论。质疑者认为,这个网络计算项目并无多少创新之处,不配获奖。

图片 1

张尧学专访:让透明计算更“透明”

21日晚九时,中国计算机学会在其官网发布一条名为“建议政府退出国家科技奖励评审”的建议,建议政府有关部门退出国家自然科学奖、技术发明奖和科技进步奖等奖项的评审工作。据介绍,该文件1月15日已被提交给国务院办公厅、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科技部和教育部。中国计算机学会是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成员,中国科协属中直系统,由中央书记处直接领导。

1月9日,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被授予了计算机科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张尧学及其团队。这一年度奖项的奖金高达20万人民币,它被认为是一项极高的荣誉,因为该奖在颁发时非常谨慎——在过去15年间,一等奖曾9次空缺。政府表示,如果没有值得授予该奖的项目,则不如不颁。

@华商报:网名为KraneSun的lT工程师2日在开源代码软件平台Github发帖称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及其科研团队的项目——2014年度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网络计算的模式及基础理论研究项目”实为“远程桌面项目”,且涉嫌抄袭国外lT工程师上传的开源代码软件。详文见下:

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将张尧学院士及其研究团队带到舆论的风口浪尖。面对质疑,张尧学近日接受科技日报独家专访——

而就在10天前,中国计算机学界刚刚经历了一场舆论风暴。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是重量级奖项,本着宁缺毋滥的原则已空缺多年,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团队的成果“透明计算”刚斩获这一基础研究桂冠,却遭到了大量网友的质疑。官方媒体称其对统治现代计算机60年的冯·诺依曼结构作出了革命性改进,而多名IT业内人士则认为“透明计算”仅仅是个理论,远谈不上颠覆冯·诺依曼。

因此,许多科学家对于张尧学的“透明计算”研究获得2014年大奖而感到不满。计算机工程师刘洋说,张尧学的工作“太偏向工程,也太普通了”,不值得获得最高奖,而这次颁奖也引发了中国信息技术社区的“广泛批评”。刘洋是第一个在科学网上质疑这一奖项的研究者,他写了一篇博客(后来被审核者删除),说张尧学的工作“最多只能算是某个开源软件的应用。”许多人同意刘洋的观点。同济大学计算机科学家王小平在博客中说,张尧学的工作和得奖标准“相差甚远”。

国家自然科学—等奖项目被曝“涉嫌抄袭开源代码软件”

“这么长时间没有给公众回应,造成大家误解,非常抱歉。我之所以沉默就是考虑到知识产权和商业机密。”张尧学院士希望通过科技日报表达他的歉意。

“建议政府退出国家科技奖励评审”

在接受中国科技部官媒《科技日报》采访时,张尧学说他的工作是“元操作系统”,允许操作系统运行在任何硬件上。这一突破依赖于“存储和计算分离,软件和硬件独立”。他提供了一个视频链接,展示了“透明计算”如何在个人电脑、平板和智能机上运行。但网站评论说,张尧学的工作和远程桌面或者网络计算机没有区别。远程桌面是一种软件工具,能让用户使用网络上的其他设备,而本地的设备则充当远程设备的桌面;而网络计算机是一些美国公司在上世纪90年代末生产的一种没有磁盘的设备,依赖网络里的其他设备储存软件和数据。我们向张尧学发送邮件邀请他评论,但他没有回应。

此前获得2014年度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的“网络计算的模式及基础理论研究项目”正在面临涉嫌抄袭开源代码的严重指控。如经证实,这—事件将让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陷入尴尬。

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将张尧学及其研究团队带到舆论的风口浪尖。

政府部门对评审工作干预过多、政府工作“越位”;没有建立有效的第三方监督机制,奖项评审过程中容易产生不端行为和滋生腐败;学术权力与行政权力边界不清晰、政府不是学术共同体,对专业发展和水平并不具有专业判断力,而专业学术机构和社会学术团体的作用却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和体现……中国计算机学会的文件表示,评奖管理体制和评审过程中的一些问题日益凸显。

多年以来,中国科学界的大多数人都批评科技奖的评选流程过于政治化。流程要求研究者将工作汇报给政府部门、机构和当地政府,而后由这些机构负责提名。张尧学在2011年被指派为中南大学校长之前,曾在教育部工作了十年以上,而正是教育部提名他获奖。科学网一条匿名评论这样说:张尧学的“透明计算如此透明,简直是皇帝的新衣。”

开发者指获奖项目“抄袭开源代码软件”

其获奖项目“网络计算的模式及基础理论研究”被通俗称为“透明计算”。据报道,这项研究主要在三个方面取得突破:研制了超级操作系统、实现了计算与存储分离、实现了软硬件分离。

基于此,中国计算机学会呼吁,政府应该简政放权,改革现行国家科技奖评审体制,完善国家科技奖项评审工作,而这包括政府退出国家科技奖评审工作,将工作重点转移到对国家科技奖评审工作的监督和管理,致力于建立评价体系等相关方面的工作,并将国家科技奖项评审工作交由专业学术机构和社会学术团体完成。

中国计算机协会(CCF)是中国专业的计算机学会,他们似乎并不认为张尧学的工作能获得最高科学奖。1月21日,CCF在其网站上呼吁,请政府不要再继续插手科学奖。两天之后,这篇文章被撤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项声明,称此文和去年的科学奖无关,将其删除是为了“避免误导公众”。(编辑:Ent)

2月2日中午,网名为KraneSun的IT程师在知名开源代码软件(由散布在全世界的编程者队伍所开发,其源码可以被公众使用的软件)平台Github贴出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的照片,并发帖称张及其科研团队的上述获奖项目实为“远程桌面项目”( Remote-desktop-client),且涉嫌抄袭国外IT程师上传的开源代码软件。

“我已经把我原型成果的视频公布在网上,大家可以观看(

计算机学会表示,随着我国科技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改革现有国家科技奖评审机制,必将加强我国科技奖励的公信力和权威性,使之回归科技奖励的本质。

据新华社等官方媒体公开报道,2015年1月9日,张尧学以其“透明计算”项目获得2014年度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报道称,该项目“在国际上首次提出透明计算理论,实现了运算和储存的分离,是对占据计算机领域60余年的冯·诺依曼传统网络计算结构的首次突破”。

围绕这一理论和技术的讨论持续至今。计算与存储分离很早就能实现了,网吧就是这么干的;这个概念不就是甲骨文等公司20年前提出的NC吗?“透明计算”的概念乍听起来与云计算似乎无异,它到底有哪些独特之处呢?冯·诺依曼结构被颠覆了吗?Intel的透明计算和张尧学的透明计算是一回事吗?一个长期担任行政职务的人怎么会有时间做科研?张尧学近日接受科技日报独家专访,在获奖后首次详细介绍“透明计算”以及研究过程。

对于中国计算机学会的做法,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表示赞同,“现在政府主导评奖的机制弊多利少”。

报道具象描述了该理论的应用将惠及公众,“与每一个人息息相关”,比如“在出差时可以在计算机终端插入小型个人身份硬件卡,即可将这台终端变成你常用的那台”。

“透明计算”与“云计算”

对此,有专家向记者抱怨说“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一样搞这么大规模的政府评奖运动”。

而KraneSun在帖文中明确指出了“抄袭证据”,根据张氏团队此前操作演示画面截图,经toast关键词反向检索,这—项目即“远程桌面”,代码则源自某国外IT工程师的开源项目。

“关于透明计算与云计算的不同,我在申报材料、几次答辩和多个场合讲了很多次。”张尧学说,第一,云计算是由厂商通过服务器端的架构提供计算资源的服务,用户终端仅仅作为服务的接收端而存在,而透明计算主要关注用户端。用户需要服务时,就从服务器端将需要的软件或数据通过块或页的方式碎片化调用并主要在终端完成计算,而且终端可以装或不装任何数据、软件包括操作系统;第二,云计算主要解决数据的海量存放和使用问题,对软件的云化、特别是操作系统的云化没有提出好的解决方案,而透明计算则较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第三,透明计算还包括了云计算不具备的全过程管理、带宽与缓冲管理等功能;第四,由于云计算的重点不在终端的使用情况上,因而其在终端安全性上没有突破,而透明计算在终端安全性上有很好的考虑。

在李国杰看来,既有的政府为主导的国家评奖机制,会造成奖励导向的错误,使科研人员搞错科研动机,容易让其以评奖作为目的。“获奖本来是科研成果的伴生物,现在反而成为主要的目标。”

知名开源代码库Github拥有来自全球的140万名活跃开发者用户,目前已成为管理软件开发以及发现已有代码的核心渠道。

“透明计算的实现可以在多个层面,例如在硬件层之上、在中间件层或在应用层。”在张尧学看来,透明计算概念的提出应该早于云计算。

一直以来,把大奖交予学会来评选,是李国杰等人一直在呼吁的。

对张尧学及其团队的指控在业界引起了密集关注,昨日已有多位国内外开发者致信张的公开邮箱,质疑求证。

“云计算大概是从2008年左右被国内熟知,而我们最早做‘透明计算’相关研究是1998年,但当时我们没有称它为这个名字,这个名字是2003年左右微软亚洲研究院的一位领导在参观我的实验室时给起的。”他说。

“奖项主要看影响力,交由学会评选更显公正,大奖最终要靠市场、社会等相关的检验,国家参与评定没有太大意义。”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告诉记者。

张尧学的辩解和原开发者的声明

发端于索普卡的“透明计算”

“我国现有的学会评奖水平还参差不齐”

此前,—封据信系张本人回复开发者关于其成果“颠覆冯·诺依曼结构”质询的英文邮件已在网络间流传。在邮件中张辩称:“我从没说过颠覆或者替代之类的话,我们一直说的是扩展冯·诺依曼结构,我在国际学术会议上这么讲,在美国的几所大学怍报告时也这么讲,2007年评工程院院士时也是这么讲。如果错了,那就是我的错误”。

“1998年,一台电脑的售价上万元,升级换代太快,而且病毒很多,我的想法是能不能让电脑变得更简单、更便宜、更安全和跨平台。”张尧学说,他在开发网络计算机的基础上,尝试把操作系统从原本已十分精简的终端上去掉,提出了没有操作系统的计算模式,并着手开发终端系统。

不过,这些观点,并没有得到华中科技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教授钟书华的完全认可。

2月2日下午14时,知名学术打假人方舟子也在其个人网站及自媒体客户端发帖指称,张尧学团队的“透明计算机桌面系统”的客户“盗用了开源软件“。方舟子并贴出了据称是该开源代码原开发者lordan iordanov的英文声明。

网络计算机的概念20年前就已提出。张尧学说,但甲骨文等公司的网络计算机用的并不好。“Sun公司还给我们送过一套Sunray系统,一台服务器加40个终端,价格要100万多元人民币,我记得每个终端要1000多美元。虽然是赠送,但不好用,当时也只能用一个操作系统。我就考虑能不能用一种更好的方式,管理网络资源,使得计算机终端更好用、更安全,而且能兼容不同操作系统。”

钟书华曾经对世界范围内的奖励做过统计,科学奖励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政府奖,一种则是由学术团体负责评审的民间奖。

声明称:“诸位,我想说我太、太、太感谢你们发现、跟踪、传播,并让我知道此事,不论情况如何,我的项目得到如此负有盛名的奖项,这是个巨大的荣誉…项目完全由本人业余时间完成。”声明并对使自己获得启发的开发者表达了谢意。

张尧学说,最初的研究从无盘站开始,但逐渐发现无盘站有很多局限,如只能识别一个操作系统,速度慢,执行上受用户数、对病毒防护差等的限制。“不过无盘站提供了PXE协议,我们就在这个基础上做扩展。”

“即使是欧美国家也有政府奖,英国有皇家奖,美国有总统奖,政府实行科技奖励是正常的。”钟书华说,中国的科技奖励符合国际惯例,如果一下子取消,也不符合奖励的国际潮流。

方舟子称据张尧学此前曾应邀打破“考虑到知识产权和商业机密”的沉默,在接受科技日报独家专访时公布了“透明计算”成果演示视频。视频中,第四、第五部分均注明“透明计算知识产权归中南大学、清华大学透明计算机实验室所有。”正是这份视频被前述开发者发现该项目自称“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涉嫌抄袭开源代码软件”。

几年后,张尧学的团队做出索普卡电脑。据称,这套系统相当于用一台当时的家用PC,可以带动30个终端,而且可以上多个操作系统。 “索普卡电脑的‘瘦’体现在:它本身是台裸机,没有任何软件,计算机运行所需的操作系统软件和应用软件都能从服务器下载得到。” 一篇题为《索普卡:中国PC“瘦身”之道》的报道这样写道。

不过,对于现有的评奖机制存在的问题,钟书华也认为必须要进行有成效的改革。在他看来,三大奖项涉及人数太多,有时甚至达到几千人,再加上各地政府的奖项,数量过多会影响奖项的导向和声望。“政府奖应该少而精,更好的发挥奖励的作用。”

获奖项目此前已引发争议

张尧学说,索普卡有两项专利,还转让给了联想等公司。索普卡当时在贵州、云南等偏僻地区及部分边境部队和企业应用情况良好,2003年获得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以及2004年度的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

此外,钟书华坦承,在国际上看,学会主导奖励评审已经是主流。而对我国来说,这也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此前,围绕这—项目的获奖,已在学界引其广泛争议。据公开报道,这些争议围绕这一科研成果有无创新、其成果是否足以担当得起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的分量展开。1月21日晚,中国计算机学会在其官网上登载的一个公告《中国计算机学会关于政府退出国家科技奖励评审的建议》,把这一争议推向了高潮。有媒体称,这份实际上在国家自然科学奖揭晓后6天的1月15日就写就的《建议》,已经被送到了国务院办公厅、中国科学技利办会、科技部和教育部的案头。

“但是我觉得大学里的科研人员的主要任务应该还是从理论和研究上取得突破,而不是做产品。做产业需要融资、销售和生产等专业团队,这不是我的强项,何况我还在教育部任职。所以我就开始想把索普卡往移动网络、广域网方向推,从理论上思考怎样才能在网络环境下使计算机的使用更加安全和简单。”张尧学说,他从2004年开始这方面的理论研究。

尽管如此,钟书华表示,评审机制的改革与其他领域很多改革一样,需要有个过渡。在他看来,我国现有的学会评奖水平还参差不齐,很多评奖程序还不太规范,客观性差,“有时候一个会议,所有的论文一半以上都得一等奖,既有的学会奖励还起不到很好的导向作用。”

中国计算机学会的这份《建议》并没有直接发难“透明计算”这一研究成果获得国家自然抖学一等奖。但是,《建议》直指国家科学技术奖的评审受到了行政权力的不当干预,质疑相关领导亲自担任有关评审委员会和奖励委员会的负责人,直接主导奖项的评审过程的客观性和公正性。据报道,中国计算机学会相关人士表示,《建议》并不针列任何具体奖项,也不是对具体评奖办法进行评价,“我们说的是制度”——“我们态度很明确,政府部门就得退出评奖!”

张尧学于1999年至2011年任职教育部,但他告诉记者:“我在调到教育部之前已和时任教育的主管领导谈好,要继续在清华大学做科研。这位领导和清华大学都是同意的。因此,我出差很少,而且晚上和休息日基本都在实验室,这一点,我想清华大学的同事们都可以证明。”

科学界需要奖励,科学家的工作需要受到肯定。在钟书华看来,既有的学会奖励承担不了科研奖励的任务,如果因此因噎废食,谁来承担奖励科研的任务?现在要做的是“双向提高、逐步过渡”,一方面专业学会要提高评奖的规范和威信,一方面政府奖也要逐渐减少数量,提高质量。

2月2日下午,华商报记者先后致电中国工程院、中南大学校办,希望就网曝抄袭事件求证,但截至发稿时未获回应。

与英特尔的合作

基础研究“桂冠”引风波

今年59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是湖南澧县人,曾任教育部高教司司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办公室主任、985工程办公室主任。目前兼任清华大学教授、博导,国务院信息化咨询委员会委员。此外,张的另一身份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张尧学认为自己长期教授操作系统课程,以及从事协议的研究,对底层协议很熟悉。“操作系统两个最核心的内容是中断和调度,而这两个机制都是只针对单机,我就想能不能在底层硬件之上有个中间层,将操作系统和应用在内的软件从网络上加载到这个中间层上运行,并实现不同软件(包括操作系统及应用)的按需选择和按需调度,从而让不同的硬件和不同的软件系统连接。但这是一个黑匣子,需要反汇编。当时学生们做得很辛苦,后来好歹做成了,但效果不是太理想。这一是由于带宽,二是每个操作系统都要对底层反汇编,很难。”张尧学说。

近日,刚刚斩获我国基础研究“桂冠”——2014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张尧学团队的“网络计算的模式及基础理论研究”(即透明计算)却遭到了大量网民的质疑。

他表示,与英特尔的合作为该技术的更广泛应用起了很大作用。英特尔致力推广新一代BIOS及其接口标准,即EFI,目前90%的新生产个人电脑已经采用了EFI及其后的UEFI(统一可扩展固件接口)技术。“用EFI技术来实现透明计算,既支持多操作系统的选择和执行,又很大程度缓解了原来难以在不同硬件平台上运行的问题。”

据腾讯科技19日报道,率先引发网友关注的是中南大学的官方微博。中南官微在祝贺张尧学获奖的一条微博中,将张定义为“路由器之父”,随后这一说法遭到了大量普通网友挑战,继而演化为对透明计算本身价值的质疑。

谈到与英特尔的合作,张尧学说,英特尔在2005年参观了他的实验室并初步接触后,双方于2007年2月签署合作协议后长期合作。“至今,我们共签有3个合作协议,Intel公司完全承认我们的知识产权。由于商业协议的条款,我不能透露太多的合作细节。但INTEL美国总部软件与服务部平台技术中心总经理MichaelA.Greene在2013年4月英特尔信息峰会期间有个主题演讲‘透明计算时代’,其中第7、第8、第9页是关于我们合作的描述。这篇讲演的PPT,就挂在我的清华大学主页下(

随后一批IT业内人士也参与到了对“透明计算”的批判中,随着学术打假人方舟子高调关注此事,这一学术界风波彻底发酵成为一个社会事件。几乎所有的质疑声都在细究一点——透明计算并不具有独创性和创新性,即便不被考虑独创与创新性,这一技术也距离商业化甚远。

“我们的目标是将底层软件做成通用软件、扩展EFI,成为国际标准。而中层和高层的透明计算实现则正在进一步研究。我认为,HTML5是实现透明计算的一种技术手段。可能理解的不对,供大家批评。”张尧学说,“至于Intel的透明计算与我提出的透明计算有什么关系?建议大家采访Intel。我在这方面有充足的证据回答大家的质疑。”

数名对IT领域并不专业却坚持在社交平台上“打假”的网友均表示,他们对中国在计算机领域产生的颠覆性成果持本能性的怀疑。而多名IT业内人士则认为“透明计算”仅仅是个理论,远谈不上颠覆冯.诺依曼。

他表示,目前英特尔已经在台式机、笔记本、上网本、移动互联网设备、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等多个平台上实现了透明计算,包括上海交通大学在内的单位都已使用了英特尔的台式机透明计算系统。而不少大学则购买了由清华专利转让的台式机系统。“清华大学、中南大学和清华的毕业生还基于透明计算思想,研制成功了用手机远程使用多种操作系统和应用的手机透明计算系统等新的系统原型。这次基本上都已公开,我们的知识产权有可能会受到损失。”

曾数度为透明计算站台的倪光南院士则直言对透明计算研究不多,仅有与张尧学合作较深的英特尔中国表示,双方确实在透明计算有较多合作,并高度评价了“透明计算”的价值。

与网络计算机等技术的区别

而另一方面,在透明计算的成果方面,目前确实很难找到实际的案例。

总结与网络计算机、远程 VPN PNS 等技术的区别,张尧学说,“透明计算”的最大突破是提出并部分实现了使终端如何变小以及无缝连接的思想和方法。按照此方法,研制了一个分布式超级操作系统MetaOS。它不仅包括远程启动协议MRBP、网络服务访问协议NSAP,还包括可以管理调度不同的操作系统和网络带宽等资源的I/O man以及一个轻量化的网络协议栈等,并可沿使用路径监控网络上的使用情况。他透露,最近某央企控股公司也在国家重大专项支持下基于他们的原理和早期版本研制成功了MetaOS的新版本,并有重大应用。

一位与张同为中国电子学会成员的老专家表示,张尧学是有一定水平的科学家,透明计算提出的时间很早,当时具有一定理念上的先进性,例年来在各种学术会议上的讲演现在依然可以搜索得到,对这一理论价值的争议可以有,但是不应上升到对张的个人攻击。

一个理想的MetaOS能跟踪和记录来自于不同用户的访问、解决从端系统到服务器之间的各点资源的监控和管理,例如沿途的带宽、缓存等。“以前的计算机是由操作系统来调度各种软件的,但如何以碎片方式调动不同的操作系统,我没听说别人做过。”张尧学说。

一位中南大学学生透露,在事件发酵后,学校曾组织过信息学院的部分学生开会,“校长最担心的是负面舆论会影响相关专业学生的就业”。

产业化前景可期

透明计算是什么?

“很多人说我们提出的计算与存储分离早就有了,我也做了十几年了,而且我们有专利。”张尧学说,“而且我们的技术可以让用户根据需要调用资源,指令是碎片化进入终端的,不是操作系统和应用程序全部,这样可以极大简化终端,带宽并不是主要问题”。

根据张尧学2011年5月在学术刊物《电子学报》上发表的论文《一种云计算操作系统TransOS:基于透明计算的设计与实现》的介绍,“透明计算是一种为用户提供服务的计算,其目标是在系统为用户提供服务时, 让用户不用知道计算过程和实现细节, 只需关心系统能否提供所需服务和服务质量”。

他解释道,简单说来,MetaOS分为客户端和后端软件两部分。如果用户指定某台电脑为储存数据的后端,就安装后端软件,而他要用到的其他电脑、手机及可穿戴设备则需安装一个客户端软件。如此一来,他打开任何一个终端都能随意调用后端的程序和数据。清华和中南大学的透明计算研究团队则做出了更多的新产品原型,包括定制应用和不同操作系统的透明手机。

图片 2

他介绍道,致力于将透明计算技术产业化的工作开展,在可穿戴设备、智慧家庭、医疗和教育大数据等方面都会有巨大的应用前景。例如,今后出国不用带笔记本电脑,远在非洲就可以存取和操作在北京计算机中的资源;医生在手机上可以使用专业软件调出并分析如核磁共振影像等各种医疗数据, 等等。

透明计算扩展冯·诺依曼结构的原理示意图

关于论文及冯·诺依曼结构

图片 3

“我在日本读书时,在IEEE上已发了3篇论文。如果继续跟着热点走,也可能继续发不少论文。但没跟别人做,头些年发文章很难,发的文章引用率也低”,他解释道:“但是这几年好多了。去年我们在计算机领域的顶级刊物和会议如《IEEE计算机会刊》上发表了4篇,2015年又接受了一篇。《IEEE计算机会刊》还要为透明计算出一册专刊,我是客座编辑,目前已收到30篇论文,正在审稿中。这是IEEE计算机会刊第一次为中国人提出的概念出专刊”。

Meta OS超级操作系统功能示意图

“我从来没有说过颠覆或替代之类的话。我们一直说的是扩展冯·诺依曼结构,由单机到网络,我在国际学术会议上这么讲,在美国的几个大学作学术报告时也这么讲,2007年评工程院院士时也是这么讲的。如果错了,那就是我的错误。”他最后说道,“计算机领域有许多我不懂的东西,我的认识有许多局限性,也会经常犯错误,但我愿意学习和接受批评。”(原标题:让透明计算更“透明”)

论文中提到,“透明计算的核心思想包括:(1)计算和存储分离;(2)提供跨终端、跨操作系统平台的操作和用户可选择的服务;(3)服务器和终端之间通过数据流和块调度交换指令,云计算的超级操作系统对整个网络资源进行一体化管理;(4)程序以流的方式被动态调度到指定的终端或服务器上执行。”

(科技日报北京1月25日电)

根据透明计算的获奖公示材料,这一研究的成就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第一,提出了时空扩展冯·诺依曼结构和透明计算模式;第二,提出了网络计算中协议的逻辑化综合设计和优化方法;第三,提出了网络计算系统的性能优化和评价方法。

相关专题:2014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光明日报报道,透明计算它把“计算机的大脑”放到了云端;其次,由于将网络资源存储于用户指定的服务器,因此彻底解决了安全隐患;最重要的是,基于透明计算推出的超级操作系统(Meta OS)不排斥任何现有硬件和软件,因此“国产操作系统可以与外国操作系统共存、互补,从单个应用软件起培养用户、赢得生存空间,最终实现全面超越”。

停不下来的质疑

但是,这一被称为“突破了冯诺依曼结构”、“被国际同行形容为先于云计算、包含云计算”的研究成果在获奖消息传开后,却遭遇到了多种质疑。

质疑之一为,透明计算并不具有独创性和创新性。有人认为,透明计算其实质与云计算虚拟化概念类似,还有观点认为,透明计算与微软、Vmware和Citrix等公司深耕多年的桌面虚拟化技术和瘦客户机 虚拟机池的架构,在具体功能上没有太大的差异,其中 NSAP协议和PXE协议的功能基本接近。

张尧学团队发表的相关论文也被网友认为“不够分量”、“得不到国际一流专家的认可”。

有网友对透明计算评奖公示材料中提到的八篇论文信息进行了分析。据该网友介绍,第一篇《Transparent Computing: A New Paradigm for Pervasive Computing》发表于LNCS上,LNCS属于不定期出版的计算机科学系列书集,可以是专著也可以是论文集,收录此篇论文的当期LNCS就是在武汉召开的第三届Ubiquitous Intelligence and Computing会议的论文集。第二篇也是会议论文,张尧学是该会议的顾问委员会成员。第三篇发表于1988年,是张尧学的博士毕业论文,讨论协议生成,与透明计算的关联很小。

总体来看,这八篇论文都没有发表在主要的学术杂志上。也由此,网友认为透明计算的国际学术认可度存疑。

同时,透明计算得到产业界,尤其是国际IT巨头认可的说法也遭到了质疑。

相关介绍提到,英特尔公司从2007年起成立针对透明计算的专门研究队伍开展持续研究,并大力推广相关应用。惠普、IBM等计算机领域的跨国集团也已开始关注和研究透明计算。其中,时任英特尔高级副总裁兼软件与服务事业部总经理詹睿妮(Renée James)曾在2012年的英特尔信息技术峰会上提到,“未来的计算,必将是‘透明计算’的时代。”

但有网友认为,英特尔提出的透明计算是指透明计算平台,包括HTML5以及Cloud Services & Security,与张尧学所主导研究的透明计算并不对等。

就此,腾讯科技向英特尔公司求证,英特尔相关人士表示,詹睿妮在2012年技术信息峰会演讲中提到,透明计算概念从九十年代末就已提出,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有人在做,清华大学张教授也在做类似工作,“英特尔也和张教授在合作,所以应该说是一回事。”(张尧学兼任清华大学教授)

而面对意料之外、汹涌而来的质疑,相关人士依然选择保持沉默。

包括IBM在内的多个产学研机构均拒绝回应相关问题,截止目前,透明计算研究团队仍旧未对相关质疑做出回应。清华大学计算机系一位陈姓教授曾参与过透明计算的研究工作,他向腾讯科技表示现在事情正处于舆论焦点,不方便发表评论,“科技的东西,因为公众很难理解,怎么说都会有问题”。

张尧学:透明计算是扩展,不是取代

对于国内外在信息技术领域的差距,张尧学本人也有清醒的认识。

“国内目前所使用的CPU基本上都不是国内自己做的,而是国外做出来的,所以目前我们使用的电脑到底安不安全,我们自己是不知道的。”他向《中国科学报》表示,目前他们的研究已掌握了国外CPU的结构指令,“虽然我们还不是很清楚门内是什么,但至少已经把守住了门口。”

在张尧学看来,透明计算在理论和应用上的突破对产业的意义主要在于:改变了我国操作系统发展一贯采取的“替代策略”,可解决国家网络安全和操作系统技术长期受制于人的重大问题,并具有可形成新的IT产业链、拉动其他产业升级换代的前景与能力。

谈到我国IT技术的发展,张尧学深有感触。“以前,别的公司做了CPU,我们就想做个CPU来取代别的公司;人家有个Windows操作系统,我们就想做个操作系统来取代它。”在他看来,这种替代策略在IT领域其实是一个非常艰苦的策略,“因为别的已有公司在用户体系、资金与市场上都已经非常成熟,你不可能轻易撼动。”他自己给出的答案是:共存。

“透明计算是对以往存储计算的一个扩展,并非完全取代。”张尧学说,它“不破坏、不反对、不消灭”原来的体系结构,但会派生出很多新的终端来,从而改变商业模式和软件的使用模式。

回顾团队的研究历程,张尧学坦言,起初他们只是专注于问题本身,不想一味模仿和替代,并没有想到一定要做出什么轰动世界的东西。“从解决实际问题出发,产生了一些明确的动机和原创的想法。”随后,他们带着这个动机和想法一钻就是二十年。

其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支持发挥了重要作用。1995年、1997年、2009年,透明计算系列研究工作三次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资助。长达十余年的跟踪支持为相关研究工作的持续开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不多不少’的经费支持,鼓励探索、宽容失败的资助定位,激励研究人员摒弃浮躁,尊重科学,忠于理想,潜心学问,在创造力最旺盛的年龄阶段夯实研究基石。”张尧学说。

(观察者网综合腾讯科技、科学网、中国科学报等报道)

编辑:www.3559.com 本文来源: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项目被曝涉嫌抄袭开源软件

关键词: www.3559.com